随雅

时光予你(一)【澜巍】【夜巍】

一、梦中人?镜中人?

      这是哪里?朦胧的氤氲的阳光,细碎的花草,一双未着寸履的纤嫩的脚踏着清晨露水,款款走来,优雅又神秘。看不清他的面容,却如慢镜头一般看到了他潋滟的唇,带着水泽;俊挺的鼻,勾勒出最流畅惑人的线条;光洁皙白的肌肤;纤长的颈,嫩红的耳廓,还有轻颤的睫毛,镜头定格了,那一双盛满星辰的眼睛!!!!!!

      整个人被完全的吸入——那样的坚毅又羞怯,那样的清澈又深邃,那样的一触即离又令人回味。镜头又渐渐的远了,看到了他素衣飞动,凝目远眺间的淡淡忧郁映在柔光之中,出落成一段繁华落尽般的沉静风骨。

    “哥哥!”夜尊猛然惊起。长长的睫毛下清泪滴落。距离大封之战已经三年了!沈巍!那个禁忌已久的名字,已经再无人提起。不是不提,是不忍心!念着这个名字,就如刀割!无魂无魄,永无再生!没有入轮回,就永无轮回!

       心绞得快要死去!不能再想了,不敢再想了!他跌跌撞撞的起身,快喘不过气来,这偌大的房间,竟然供不上他所需的氧气,他要出门,要快,不然就要死了!

        那是谁?对面的那个人是谁?是你吗?哥哥?一模一样的面容!夜尊轻轻地抚摸着镜子里的脸,那样的眉眼,那样精致的下颌,还有优雅地长颈下白的透明的肌肤!可是这不是你!这里的人没有温和清雅,没有干净纯粹,也没有深邃沉静,那样的一双眸子,世间仅有一双的眸子,一个没有灵魂的灵性的存在,再也不在!

         再也承受不住了!殷红的血从嘴角缓缓流下,颓然的倒下,让世界就此不复存在吧!让我就此不复存在吧!

二、我是否忘了你?

        又陷入了那个梦,大封之战的最后,满眼的鲜血,也难以消除我心中的恨意。一万年的仇恨,一次又一次的抛弃,一次又一次的否定,怎么能让我不恨你?你是我的唯一,是我唯一的血脉,是我唯一的光,是我心中唯一的存在!我把我所有的眷恋和期盼都给了你,可是你却把我伤的最深最深!既然得不到你,那就毁了你!让你永远不再出现在我的面前!让赵云澜永远见不到你!即便是跟你同归于尽,我也不会把你留给任何人!绝不!

       就在我以为胜券在握,一切都尘埃落定的时候,镇魂灯竟然重新燃起,命运再次愚弄了我!那一瞬间,我的强大力量再次被压制,眼看着就要被镇魂灯摧毁最后一丝灵体,那个满身鲜血的最恨的哥哥,竟然拼尽全身的力气推开了我,被镇魂灯摄入……

       一瞬间,镇魂灯摄入的天空之上出现了那个我最爱的人的身影。他小小的身子保护着同样小小的我,原来我们两个原本就无父无母,从一开始,我们就是大封之地同命相依的双生子。而他,从一开始就是我的唯一!

        画面不断的切近,整个海星都静默了!不论地星人还是海星人,所有的人都在注视着两个小小的婴孩儿,看着他们一点点的挣扎,一点点的长大,那样可爱天真的糯米团子,还有两个从小就不一样性情的双生子!

       小小笨拙的幼儿,面对这同样弱小的弟弟,心疼的落泪,大封资源贫乏,他就一点一点的爬到西山的神木上去摘果子。也许从一出生他就有不同于凡人的智慧和勇气,但是并不代表他就拥有神力。他娇嫩的身子上满是伤痕,索性自愈能力却还好,他的异能为了生计被迫开启,竟然是学习,学习力惊人的他,竟然可以学到他所见到的人的异能,真是天赐的宠儿!就这样,两个小小的孩子,相濡以沫。幼小的弟弟把他当做了生命的全部,他渴望爱,他渴望拥抱和抚摸,他敏感的性情和充沛的情绪都让哥哥感到弟弟对自己全身的依恋和渴望,因此更加的努力和成长。他会给他梳长长的柔软的发髻,他会为他烤好吃的鱼虾,他会为他缝制细细软软的袍子,而棉线还是哥哥采药钱换来的。慢慢的他们也有了自己的名字,哥哥被别人起名叫“嵬”,而哥哥却给他起了一个很好听的名字,叫“面面”。

     “面面,过来!”嵬轻轻的唤着他。在碧色青草间,少年笑盈盈的看着他,虽然年少,但是眉眼已分明。 少年身姿轻盈,肤白如玉,眉长入鬓,眼眸乌黑湛亮,如匣中宝石,看上去竟是温和清雅,俊秀无双!“面面,哥哥教你学剑如何?”“好呀好呀,这个剑好威武!”“来,拿着这里,手放到这儿”少年温润的手轻轻覆在面面的手上,轻声细语的讲解,耐心的指导,那一刻,所有人的心都化成了一汪水,温暖又感动!

       赵云澜心中波澜迭起。那是他从不知道的沈巍,不属于他的沈巍,他终于知道了夜尊眼中的疯狂是源于什么?如果有一天,这么珍贵的“爱人”被生生的夺走,也许一切都不重要了,也许天地都会失色。这种感情,有父亲的包容,有母亲的温柔,有为师的循循善诱,也有玩伴的平等自由、毫无压力;这种感情里没有父亲权威的压制,没有母亲过度关心的唠叨,没有为师不容侵犯的威严,也没有玩伴今日友明日仇的善变。这种爱是自由、是包容、是天性、是温柔,是无条件的永恒!因为就在刚才,沈巍又一次证明了这一点!他对弟弟的爱,丝毫不比对自己少!

       赵云澜转头看了看微微颤抖的夜尊,他的长长的睫毛挂满泪水,一滴一滴的不停下坠,就如同他现在的心情。赵云澜突然看不下去了,不忍去看!为了自己,也为了沈巍!真的不忍再去看!看一眼就心软!

       时光如流水,它是不会因为任何人的心情而驻足片刻的!转眼间,两个人都长成了身长玉立的少 年,二人的气质也更加鲜明。嵬更加的温和内敛,他的微微的微笑,他勾起的唇角,他如水的目光,又清澈又柔和,暖暖的,柔柔的,软软的,将人溺毙在里面也不肯出来。他是那样的好,那样不可多得的好!而面面呢?他调皮,他飞扬,所到之处都会吸引别人的目光,那是一种在极致的爱中生长出来的独一无二的飞扬跳脱,有兄自足!世界于他而言,已经圆满,到处都是如沐阳光心自亮,到处都是月光如水水如天!那时的嵬如霁月,如柔水;那时的面面如清风,如闪电!

       一切的变故都是从陨石撞击海星开始!那场空前的劫难改变了所有人的命运!两个初见阳光的人,见到的却是一场空前的劫难和漫长的离别!看着天空上生灵涂炭的画面,所有的人都瑟瑟发抖。

        陨石撞击下,地动山摇,嵬牢牢的抓着面面的手,可是山海的力量是多么的强大,猛然的撞击天塌地陷,很多人在茫然中已经化为空气。嵬和面面都因为撞击而口鼻流血,巨大的响声让他们耳朵失聪,只看得到彼此的眼睛,却听不到任何声音,心里的恐惧,震惊都无法形容,惊恐的人群在四散的过程又随着塌陷的地面堕入了无底的深渊。嵬的嘴唇颤抖着,他紧紧的抱着面面滚到了地上,踩踏的人群慌乱无情的踩到这个少年的肩膀、后背,他的浑身瞬间被踩的青紫甚至鲜血直流,可是谁能顾及得了呢?面面被保护的只剩下一双惊恐的眼睛,那双眼睛眼睁睁得看着自己亲爱的哥哥被踩得口吐鲜血,那种无能为力又怨憎的心情,瞬间出现在了这个少年的眸中,也许那一刻,他就觉得人是自私的,毫无同情心的。他被保护的很好,没有体会到人生于世的身不由己,无能为力,只是单纯的觉得这个世道让他看到了人性中冷漠自私无情无义的一面,这些“蝼蚁”在他哥哥这里,显得多么渺小卑微。他第一次生出了轻卑之心!

       然而即便这最后一点温情也没有持续太久,巨大的撞击不仅仅激起了地陷,还有排山倒海的巨浪,这巨浪如同摧枯拉朽的死神一般,一声巨大的轰鸣过后,所有的善与恶都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如开了锅似的海水和不断挣扎的“蜉蝣”。

       嵬撑着的最后一口力气也在这巨大的打击中消失殆尽了,他喷出了一口鲜红的血,温柔清亮的双眼已经看不到任何东西,他的五脏六腑都被这一下拍击震碎了!他的脆弱的背护住了面面,可是自己却无能为力的松开了牵着面面的手!“哥!不要扔下我!”面面难以置信的看着兄长无力松开的手,似乎预感到了什么!哥,带着我一起死吧!不要抛下我!然而一个巨浪又一次的拍击,几乎所有的“蜉蝣”都失了声音。生命就是如此,最后一个念头还没有完结,一切就都没有了!哥!不要抛下我!

       缓缓睁眼之后无尽的红色的天,红色的水,嵬又活了过来,他的自愈能力救了他,他到海里寻找,疯狂的寻找,什么也没有,只有殷红的血水,可是茫然间,他突然看到了一件东西,他给面面缝制的贴身穿的内衫,那上面有他用黄狐裘和海贝缝制的“面面”这两个字,他慌乱的抓过,一遍又一遍的看,脸上迷惘得像是没有看懂,那眼里起初只有惊诧,渐渐浮起哀伤、懊恼、悲恸,最后趋于空茫与死寂。他嘴角微动,终于还是默然往后撤了一下,他听见自己心的碎裂的声音,那种细密的抽痛一波波袭来,如同蚕丝成茧,千丝万缕,一根根缠上来,缠得他透不过气来。他从来没有这样的体会,他的骨肉血脉,他的面面也许才是这世上最要紧的……无论如何,生要见人,死要见尸,上穷碧落下黄泉,他终究要寻到他!从此以后,一遍又一遍,从陆地到天坑,从深海到苍穹,他不断的寻找,失败并没有使他放弃,反而使他更加坚信面面还活着,他相信,总有重逢的那一天。

评论(9)

热度(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