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三)【澜巍】【夜巍】

夜尊是谁?


画面切换到了决战之际。

此时,敌军的营地上,一个身材欣长的戴面具的男人,二十岁上下年纪,穿着白色战服,正抚摸着马鞭眺望远方,唇边挂着一个自信又复杂的笑容。虽然带着面具,那清俊的面容却如此夺目!高挺的鼻梁,精致的下颌,嫣红的嘴唇,欣长的脖颈,让他看起来高贵而俊美。飞扬的白色长发,紧抿的嘴角又使得他的周身透着一股冷酷邪魅的气场,而那狭长的眼睛,深棕色的瞳孔,透漏着一种狂放不羁和志在必得的野心。他正是反抗团的新贼酋——夜尊!

“老板,敌军一方又有援军赶到。”

“哼,想不到还挺有精神的”,

听了属下的来报,夜尊透出一丝笑意,赶到了又怎样,我倒要看看你们怎么解救。

“老板,按照您的部署,龙城已断粮三日,相信不消一日就将失守,老板英明神武,取得胜利指日可待。”

“嗯,明日一早开始攻城,先是龙城,紧接着,就是封城。”

“老板,那黑袍使和昆仑呢?”

冰冷的眼神中闪过一丝寒光,看的旁人都不由垂下眼帘,不敢直视。

“杀!”

 

龙城之外联军阵营,

黑袍使抱拳一揖——

“各位将军请放心,一定不负众望。”

他的声音清越纯和而掷地有声,美丽面孔隐在狰狞鬼面之后。冷厉的风翻动着他的黑色战袍,哗哗作响。他望了望渐渐沉入西山的下弦月,高举长戟!

“将士们,出发!”

只听骏马嘶鸣,他长袍飞起,箭一般冲出营地。人们望着黑袍使飞驰而过的背影,那背影夺走了一切视线,冻结了一切惊叹。谁人知道,这个激越飞扬的将军就是那个羞涩懵懂的沈巍。

“不好了!有人袭营!”

天还没亮,坡上就满是叫嚷声,号角声,兵械碰撞声,乱作一团。夜尊闻声,立刻走出营帐,看到不远的前方,一队明甲亮盔飞驰而来,速度很快,但威武有序,杀气腾腾,显然是受过严格训练的精锐人马。

“好个孤军深入!”

夜尊难以置信,是谁这么不要性命,如死士般出此险招!远远望去,最为醒目的是最前面的那位将军,他的脸上竟也戴着一副鬼面,看上去张狂,骠悍,令人胆战心惊。他丝毫不理会敌军的长矛短枪,挥动着手中的长戟,血光横洒,金光交错。顿时,马鸣声,咆哮声,惨叫声响彻天际。

那堆人马越来越近,那位武艺高超的假面将军,面具掩盖下看不清楚容貌,可是那双眼眸,太熟悉了,乌黑湛亮,如匣中宝石!

夜尊心下意乱,惊愕间,那将军腰身扭转,竟从靴筒中抽出一架短弩,目似寒星,箭如闪电,带着呼啸之音向他发来,夜尊回神过来已是躲闪不及,箭光如虹,正中他的左边肩窝,险些一击致命。这一箭带来的强烈痛楚,令夜尊从晃动的世界清醒过来,他的野心,自信,傲慢,以及急功近利被这一箭击地粉碎,他还从未承受过这么惨痛的失败。夜尊捂着伤处奔流而出的鲜血,努力敛了敛神,锐利如鹰的眼睛一刻未离开那个赐予他如此大的代价和深刻教训的人,

“撤!”

夜尊由护卫护着尽力脱身,反抗团没有了统帅,更是丢兵弃械,狼狈逃窜。来时踌躇满志,去时如此狼狈,夜尊心中已是说不出的滋味:黑袍使,我们后会有期!

梦境中的他


  是夜,夜尊躺在床上,此时的他卸下了面具,竟然如此清俊无双。眉长入鬓,眼波流转,清冷的肌肤,失血的唇,病态的脆弱让他和白天那个冷傲不可一世的霸主大相径庭。那双夺目却闪着冷芒的眸子,此刻也现出了迷惘和痛苦的神色。因为受伤,他面色如蜡,轻轻的喘息着,眼眸里闪过一丝极恸的神色,床边炭火盆中的炭火啪啪作响,他昏昏沉沉的睡去。皮肤上清凉的触觉,将他缓缓带入一片山谷,细细的雨丝洒落下来,寂静的夜里轻烟薄雾,这是哪里呢?似曾相识,却怎么也绕不出去,走不到尽头,月色的光华如烟般拂于风中,夜尊竟有几分眩晕,他拨开雾气,向山谷深处走去,婆娑的树影中一片小溪,在低洼处形成了一片湿地,他口干舌燥,扑到水边,刚刚将水捧到嘴边,忽然听见一声轻笑,在空旷的山谷中风铃般回荡,清澈悦耳。他抬头望去,只见一个黑衣男子坐在湿地中央的石头上,面容朦胧看不分明,他正轻轻将白玉一样的的双脚浸入水面,水波漾动,丝绸般缠绕着他。

“你是谁?”

夜尊趟着溪水向他走去,雨水淅淅沥沥打湿了那人的头发和衣襟,一头乌黑的秀发用一根玉簪松松的绾着,却承受不住雨水的重量,湿漉漉的逶迤在地,走近看去,不由一惊,只见那人面容沉静如水,眸似星辰,熠熠生辉,他永远忘不了这张面孔,

“哥哥!”

  那人闻声轻扯衣摆,转身离去,

“别走!”

夜尊连忙追了上去,一把拽住他。那人回头一笑,竟倏地抽出一支断箭插入夜尊的胸口,迷雾顿开,夜尊捂着胸口定睛一看,这里,是龙城!只见那人随即像一缕青烟慢慢淡去。

“回来!不许走!”

夜尊从梦中惊醒,环顾四周,一切如旧。

  又在梦里去了那战场,又在梦中见到了他,人已醒来,却感到心仍留在那里。月光透过窗幔,影射下片片竹影,光影摇曳,徒劳的,什么也扫不去,却偏偏给这冰冷的午夜填上了些寂寥。夜尊已经没有了睡意,他起身披上件袍子,走进书房,坐到桌前,把玩起一直放在桌上的断箭,这是从他模糊的血肉中取出的箭,他的箭!

   哥哥,是你吗?

评论(3)

热度(19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