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四)【澜巍】【夜巍】

七、情愫初生
    画面忽的一转,来到那个决胜的战场,夜尊精心布置了战局,他的心机深沉、冷酷无情在这时确实派上了用场。不得不说,夜尊是一代枭雄,他雄才大略,心机深沉,冷冽狠绝,这一次的筹谋无懈可击,他等着黑袍使的到来。
 沈巍直觉的很不安,他带兵打仗多年的经验告诉他,这次太过诡异,有一种暴雨前的宁静。
此时,旗山的山腰上,正有一双锐利的眼睛盯着他,将他的紧张不安尽收眼底。除了夜尊还有谁,他身着白色战袍,内衬金丝软甲,长身玉立。嘴角带着冷酷的微笑。
  “黑袍使果然心思缜密,想不到吧,你才是我们的目标!”
  “动手!”
  见联军的步兵步入交界地带,夜尊立刻一声令下,几车的黄沙从天而降,卷入旋风之中,如黄龙一般,顿时弥漫了整个山谷,山下的齐军被黄沙刮得睁不开眼,顿时惊慌失措。
  “糟了,有埋伏,”
  沈巍心下一冷,心中的不安都变成了现实。
  “大家不要惊慌!众将听令,立刻分成两路,尽量靠边,不要站在中间!”
  沈巍看向旗山,己经知道接下来要面对什么,巨大的石块由山顶落下,如雷声般轰鸣,不消几分钟,正通过山谷罅隙的步兵就被砸的溃不成军,道路被阻断,联军被生生切成两截。
  这时,箭雨自山上,从四面八方飞射过来,借助着风势十分凌厉,联军大乱,惨叫声此起彼伏。敌军在暗,联军在明,只能任人屠戮。
  “后面军队立即撤退,剩下的人随我速速躲入树林!”
  沈巍命令后面的步兵,轻重装备兵撤退,跟随在他周围的骑兵,突围能力较强,一边吸引开敌军的注意,一边躲入树林避开箭雨。
  “黑袍大人,您让军队分开撤退,您自己怎么脱身?我们掩护您,您快逃吧!”
  “是啊,大人,您快逃吧!”
  “不行,事到如今,我与诸位将士共进退,不要说这些了,赶快找个安全的地方!”
  夜尊冷酷的眼神闪过一丝笑意,轻扯嘴角,露出一个邪魅的表情。
  “黑袍使,你果然踏进了我的天罗地网,这下你逃不掉了!走,我们下去看看吧。”
  沈巍的骑兵一踏进树林,又中埋伏,马蹄或扯动地上的绊马绳,或踏入兽夹,一个个仰倒在地,湿漉漉的草面下埋藏的尽是利器,顿时马匹,骑兵纷纷倒入血泊之中,沈巍大惊失措,一个分神,触动了树枝,树枝弹开,一张丝网坠下,死死的缠住他,他越是挣扎,丝网的倒钩嵌入铠甲缠得越紧,他又惊又气,这分明是为了他们精心设计的天罗地网。
  “快逃吧,不要管我了。”
  “不行,大人,你跟我走,我从这杀出去,决不将殿下弃于此处束手就擒。”
  “阿山,将我放下,他们要擒获主帅,把我交出就是,你们不要白白送命。”
  “别说了大人,属下庶难从命!”
  “哼,好个忠义之士!放箭!”
  夜尊的眼中放出冷芒。
  箭雨飞来,阿山身中数箭,气绝身亡。
  “阿山——”
  夜尊骑在高头战马上,尽情享受着山谷刮来的风,这里正在演出多么惨烈凄美的一幕呀。正是这片战场,曾经带给他失败的烙印和刻骨的耻辱,同样的战场上,这次是夜尊悠然的站在远处,凝视着那倔强抵抗的美人,微微勾起嘴唇,
  “黑袍使,我们又见面了。”
  这一天盼了好久,梦中都会紧紧的擒住你,不管用什么手段,你终究逃不出我的手掌!
  联军将沈巍层层围住,并无人敢伤及他,却要将他缠斗至体力耗尽。沈巍以一战百,殊死抵抗,时间一点点过去,他四肢酸软,气血翻涌,五脏欲裂,只得以剑支地,手贴在胸前,压着激烈奔腾的心跳。
  夜尊嘴角噙着一抹冷笑,来到沈巍身前不远处,禁不住唇角上扬,深邃的眼睛意味深长的看着不远处的人,渐渐的,他上扬的嘴角凝固了。初见是时他那么英姿勃发,而眼前的他却身体微颤,摇摇欲坠,汗如雨下,雪白的面颊泛出微红,嘴唇微微张着,不用触碰都能想象到那细腻柔软的感觉;眼神怔忪而又水光粼粼,那一瞬间简直动人心魄,几乎能让人活活溺死在里面。夜尊听见了自己心跳的声音,那么远有那么近。除了嵬,没有人让他产生过如此陌生的感觉。难道他疯了?
   说时迟那时快,沈巍豁然抽出束发的玉簪,乌发顿时如瀑布般倾泻而下,玉簪凌厉精准的又一次射向夜尊的心脏,这次位置不偏不移,可惜他内力耗尽,力道太轻,夜尊伸手一挡就将它夹在了指间,夜尊翻身下马,几个箭步,蹲到他身旁,一手强制地扳起沈巍的下颏,使他不得不对上那鲜明的轮廓与阴冷的眼眸,
  “性子还是这么烈,这么想杀我吗?”
  沈巍不甘示弱地直盯着夜尊,夜尊马上就被那幽深漆黑的眸子吸引了进去,他正准备扯掉他的面具。
  “放开!”
  愤怒在心中炸开,沈巍想拼尽全力抵抗,可是眼前突然一黑,浑身的血液如逆流了一般,视线也渐渐模糊,意识一点点消失,整个人竟倒入夜尊怀中。此时两人的姿势如此暧昧,看的周围将士都面红耳赤。夜尊眼神幽暗了下来,这个宿敌的领口那么幽深,修长优美的侧颈一路延伸至明显的锁骨,连勾人的深陷都清晰可见,再往下便隐没在了因为被冷汗浸透而呈现出半透明的白色里衣里。
    明明时机不对,地点也不对,但夜尊心中就突然闪过这么一个念头:他的皮肤那么透明,应该也很薄很软吧。
    不知道摸起来是什么感觉,是冰凉细腻还是能把手指都溶进去一般的温热诱人?
想到这里,他心猿意马的摘下了面具,却在刹那间被扼住了心脏。沈巍眼睫垂落的角度、侧面俊秀的线条和鬓发下雪白的耳垂一霎那全部进入了他的眼帘,他的内心的那个声音呼之欲出,各种感觉五味陈杂直冲脑底,竟控制不住喷出一口血来。他觉得自己简直是有病,同时又有某种怪异的、朦朦胧胧的、无法克制的感觉从内心萌发而出。

评论(2)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