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五)【澜巍】【夜巍】混乱中

八、挣扎的爱情
哥哥!低沉磁性的嗓音,轻轻地呢喃,床上的人仍在昏睡,完全听不到这百感交集的呼唤。夜尊褪下了一袭战袍,只剩下轻薄的白衫,他那若隐若现的紧致光洁的腰部肌肉,充满了潜在的力量和诱惑,气质忧郁的眼神却夹杂着青春的萌动。他俯在沈巍的身边,阳光斑斓洒在他紧闭的眼皮上,眼睫末端如同点着碎金。他仔细的看着沈巍沉睡的脸。
沈巍气息均匀,眉宇放松,似乎沉浸在一个恬美安详的梦境里,在他面前那样无辜地、一无所知地沉睡着;他的发梢有点长了,搭在雪白的耳梢上,随着呼吸微微起伏。
夜尊眼睛一眨不眨,许久后仿佛着魔般靠近,在他唇角轻轻印下了一个吻。
——温柔缱绻,小心翼翼。
如同情人间刹那的怦然心动。
就在他起身时沈巍被惊醒了。
他慢慢的睁开眼睛,视线涣散数秒后慢慢聚焦起来,突然有点惊慌地抬头望向夜尊。那个和他几乎一模一样的精致面容,洇红的眼角,隐含的泪光,脆弱的一触即溃的情绪。
“哥哥!”
“弟弟!”
“你竟然是反抗团的首领?”
“不是的,哥哥,他控制了我,让我为他做事。还意图杀了我,后来我的异能觉醒了,我就把他杀了,取而代之。”他的面面手足无措的样子,点点的泪光若隐若现。沈巍的心突然就不可遏制的揪了起来。他的面面受了多少的苦难!还有他刺向他的那一剑……
沈巍颤抖的手想去抚摸他的伤口,却因为羞怯而停在了半空,那么多年没有触摸弟弟的肌肤,他都快忘了什么样的感觉,眼前这个俊逸英挺的男人,就是他的面面!
停在半空的手被轻轻的握住,小心翼翼的如同对待一个珍宝,温热的触感让两个人都为之一震。那一刻,霎时的凝望穿越了重重的岁月,穿越了无数地苦痛和难以言喻的深情,成为永恒。有多久没有彼此凝望了,有多久没有如此认真的看过哥哥(弟弟)的眼睛了,泪水霎时间蓄满了双眼,我的最亲最爱的人就站在我的面前,岁月悄然而过,他的眼中终于又有了我,不再是梦境,不再是等待,不再是嗟叹,他们离得如此之近。那种难以言喻的爱和圆满让彼此重新完整。
怔忪间,牵着的手被轻轻放在身侧,温热的气息袭来,夜尊从背后抱住沈巍,雪白柔顺的发丝轻轻地摩挲着巍的后颈,带着虔诚和满溢的情感,轻轻蹭着他嫩红的耳廓,像是终于卸下警戒的优雅的豹,臣服的如同一只大猫,发出一声轻微的叹息:“哥哥……”那声叹息竟是那样满足和安慰,沈巍的心慢慢被某种气体似的东西充满了,放松的倚在了这个温暖踏实的怀抱。这副情景其实真的是太暧昧了。夜尊的双臂半展开,而沈巍几乎整个人都贴得极其近;半透明的白色里衣贴在他身上,赤裸皮肤隐约可见,夜尊嗅着哥哥身上的冷香,眸子不由得暗了暗。哥哥,你让我怎么舍得放手?
之后的两天,两人默契的没有提关于交战的事情,沈巍内心是有些焦急的,昆仑一定很担心他,可是眼前这个陌生又亲近的男人,却是自己用心头血导引也要找到的弟弟。他不知道这么多年他到底经历了什么,一言难尽,而大战在即,情势以不容他们二人互诉衷肠。
踌躇了两天,沈巍终于还是和夜尊坐下来,聊到了两派的纷争和解决的方案。夜尊知道他无法回避,只是他心中唯一在乎的只有眼前这一人,其他人对他来说不过是砂石芥子。沈巍所说的那些守护和平,三方各安天命,听起来简直就像是为海星人专属定制的,凭什么这些平庸自私的海星人要独享大好河山,而大封之地就一定只配留给地星,他不服,什么先来后到,什么规则和传统,对于他来说原本就无所谓。他是自由的神,他信奉的只有“强大”二字。而他的哥哥,为何要如此遵守规则?难道仅仅是因为他天生的正义感和保护欲吗?他听着沈巍在那里陈述昆仑的观点,眼睛危险的眯起来。沈巍也突然愣住了,“有什么不妥吗?面面”。夜尊听到这儿就突然平静了,让他一些又何妨,我求的不过是一个他罢了!我的哥哥!至始至终,我最在乎的不过一个你罢了,即便是河山,也不过为了你而已,只有足够强大,才能保护你,我的哥哥!
九、决裂
昆仑来了,他一人闯入,毫无畏惧。他一袭青衫,莹莹孑立,一双眸子却生的一番精彩,万般机巧,一看就是聪明圆滑绝顶之人。细眉细目,原本也算清秀隽永,可是夜尊却一眼看出了他风流不羁的本性和圆滑成熟的气质。这样的人,竟然在哥哥身边,简直是羊入狐口!夜尊轻厌的看着来人,心思却转了几圈,这样一个人,如果当真如表面如此轻浮,怎会统领一方,还把他南征北战的哥哥收于麾下。此人绝不是表面这般清浅,他必心机深沉,聪明善变,万般机巧掩映在玩世不恭的表层之下。想到这里,夜尊的目光又暗了一暗。
昆仑也在上下打量着这个“弟弟”。优雅的性感,天成的放浪,劲瘦的身体充满力量和诱惑,阴郁的眼睛却让人不寒而栗。深黑的双眸略过全场,王者般的气势令众人不能逼视,那一身白色战衣随风舞动,气质高贵却压抑著与生俱来的野性,衬出他一身王者气概,无比邪佞又无比性感。这样一个人,看着他的哥哥却温柔的像一只大猫,太不正常了,不会恋兄吧!小巍只能是我的,昆仑微不可查的撇了撇嘴角。
“小巍!”昆仑承认他是故意的。他挑衅似的看了一眼夜尊幽暗的眼神,回头宠溺的回望沈巍。夜尊的胸中霎时间翻起了巨型的浪,压抑着奔腾,他在等着沈巍的反应。——沈巍这个人,真的是太白皙了,以至于脸上稍微有一丝异色都极其明显,在明亮的光下,夜尊居然瞥见他眼角有点儿轻微的红晕,反衬着如同水一样温柔的眼眸。
“昆仑。”他轻浅的笑了一下,虽然很淡,但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微微眯起,长长的眼梢形成一个好看的弧度,如同柔和的涟漪从目光中一圈圈荡漾开去。
“哥哥……”
夜尊感觉自己的心被剖开了,血液汹涌而出,他的指节泛白,强压下心中的灼热暴烈。我是绝对不会同意的!你喜欢他吧!对不对?在我没有在你身边的时候,这个狡猾的狐狸就这样趁虚而入了!那如果是我们决裂呢?你会站在谁那边?
沈巍哪知道二人百转千回的心思,在他说要坐下来谈谈的时候,旁边的两人却异口同声的否认了,一切都没有必要了。沈巍是他们彼此最后的底线。谁都退无可退。
“哥哥……”夜尊压抑着自己的嫉妒和怒火,无力的喊到。
“面面,难道你真的要这样吗?我们真的没有丝毫回旋的余地吗?”
“不要再叫我面面了,哥哥。我已经长大了,叫我夜尊!”
沈巍错愕的看着自己的弟弟,虽然一直在压抑,可是他此时完全感到了他的怒气和不甘。
“哥哥……”
“留下来。”
沈巍踌躇着,他镇静的外表下有了一个缺口,手指几不可闻的轻微颤抖。
良久的沉默之后。
“对不起,弟弟!”
什么叫做心的凌迟?那一瞬间夜尊终于知道了。他的唯一,他的眷恋,他的隐秘的爱慕和占有欲,都被着一句“对不起”给击碎了。
也许对于沈巍来说,他真的选择了大多数人的正义,但是对于夜尊来说,他就是意味着“二选一”,他败了,败的退无可退。
许久,他隐隐泄露了这世上最诱惑的笑意,笔挺的身姿、超脱的神态,翩然而去。“哥哥,后会有期!”
沈巍看着他转身远去的背影,颓然的蹲了下去。
之后的战争,残酷血腥,毫无转圜。昆仑和夜尊的决裂使得生灵涂炭。夜尊的力量太过强大,昆仑要死了,他把自己的左肩魂火、昆仑神筋,女娲轮回晷,伏羲山河锥,还有……功德古木的功德笔,都给了沈巍。我最后再给你一件……”
“昆仑!”
昆仑君伸出拇指捧起他的脸,轻轻地说:“未老已衰之石,未冷已冻之水,未生已死之身……既然神农氏甘为凡人,放弃神籍,我就替他再加上一件,让他悲天悯人到底……”
他说完,呕出一口心头血,落到手中,化为殷红殷红的一片灯芯,在鬼王面前的大荒山圣越来越透明,越来越衰弱,末了消失殆尽,剩下一盏通体雪白的煤油灯,角落上刻着两个字——镇魂。
未灼已化之魂,镇魂灯。

夜尊看着这一幕“伉俪情深”,心中的怒火却越来越盛:哥哥,对于你而言,外人还是更重要些,可是对我来说,你就是唯一,外人在我心中就是砂砾芥子!我不会让你留给任何人!

四大圣器似乎看出了他的意图,镇魂灯将夜尊完全的摄入,大地凹陷,眼看他就要坠落万丈深渊,“哥哥,救我!”最危难的时候,他又一次成了他的弟弟,沈巍用尽全身的力气,抓住了夜尊的手,他的心痛和难过,夜尊都看在了眼里。可是哥哥,你知道吗?我多想由自己来保护你,我长大了,不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面面了。我爱你,不仅仅是因为你是我哥哥,我是你弟弟,还有我那始终难以言说的爱。在我最深的心底,这个无法逾越的鸿沟,才是你我最大的障碍!再见了,哥哥!你是不是很恨我,我把你的昆仑弄丢了,那就让我为他陪葬吧!从此以后,我们两不相欠。夜尊笑了一笑,竟然松开了手,沈巍看着他绝望通透的面容,心都要碎了,轰然凹陷的大地碾碎了最后的希望,他的面面再次离他而去!
一瞬之间,沈巍的世界空了,两个于他最重要的人彻底消失了,他究竟做错了什么,要承受这样的苦痛,难道他就不痛了吗?一个个的不是绝望的放手就是完全的嘱托。你们死了,却把绝望和无尽的责任留给了我!巍巍高山连绵不绝,就像人生负重前行,昆仑你可知,这负重前行于我而言是多么的步履维艰,心力交瘁。这漫漫的岁月是多么的空冷难熬,恰如一把矬子,一日又一日,一年又一年,把我矬的遍体鳞伤。面面,你知不知道哥哥等了你多么久,你知不知道你对哥哥意味着什么?思念你就像一把尖刀,直把人心剪碎,把岁月减老!我对你们的感情,却像越来越浓的酒,随着岁月的发酵和磨折,变得越来越稠腻,越来越缠绵!也许我真的错了,那就让我活着,受这岁月无尽的凌迟吧!

评论(3)

热度(2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