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六)【澜巍】【夜巍】反转不反转就看你们了

【ps】跨度有点大,但是终于要入正题了,沈巍重生之后的生活,是和面面在一起?还是和澜澜在一起呢?投票吧!一切都可能反转哟。

      教授的温雅端方,我会为你们慢慢的细致入微的呈现哟!面面前期可能是压抑克制的,但是他那样一个飞扬夺目的人,哪会一直安分下去呀?邪气霸道的一面很快就会出现,估计到时候教授会吃不消⁄(⁄ ⁄•⁄ω⁄•⁄ ⁄)⁄不过你们放心,他毕竟长大了,会以更加成熟的方式去爱,我从来不认为他是一个疯狂的分裂的面面,总有一天他会长大的!

正文:

十、一万年里的沈巍

天柱重起,四圣聚齐,山圣消散,三皇无踪,承天起地的四大天柱阴差阳错地落到了被强生神格的少年鬼王身上,被他一肩担住——作为昆仑君对天道最后的嘲讽。

这一担,就是整整漫漫无际的一万年!

一万年,沧海变桑田!

画面不停的变化,沈巍学习截拳道气喘吁吁的画面,沈巍认真考博的画面,沈巍取心头血奄奄一息的画面,沈巍写下“邓林初见昆仑君,惊鸿一瞥,乱我心曲”的画面,沈巍不停地寻找,终于找到了大封夜尊的画面。这画面终于停了下来!

万年之后,他的装束已换,气质已变。 那个喜悦的,羞涩的,伤感的……沈巍已经隐匿不见了,回到过去褪了色的岁月里,成为了一道沉默温柔的虚影。

他的成长,他的成熟,他用一万年心头血浸润的两个万年玉珠!这一切的一切,在切换的时候那么快,但是漫长的岁月里沈巍的喜怒哀乐,始终只有他一个人才能体会!

夜尊还在昏睡着,沈巍摸索着冰冷的大封之石,心底的温柔一圈圈的再次荡漾开来,眼中却不动声色,平静无波。他拿出了那个沁润万年的红色玉珠,用尽自己的能量,将它送入封石之内。

“弟弟!”他不知道这样做是对还是错,他只知道,他不后悔。

从那以后,他就经常到大封之地去,静静的凝望,等着夜尊醒过来!终于有一天,缓缓地有一个声音。“哥哥!”虚弱的声音响起。

“弟弟!”

沈巍掩饰着自己澎湃的心绪,可是白到透明的面孔和洇红的眼梢却让他看起来有些柔弱的意味,夜尊看着他的目光,刹那间有些情绪崩溃。

为什么自己还活着,还要面对沈巍,心疼的不能自已,可是一切问题都并没有解决而且永无法解决。他知道哥哥有很多话要对他说,可是他的温和与包容却成了伤害他的最利的武器。他只有把他推拒的越来越远,才能不伤人伤己。

他的心有些紧缩,可是下一秒就被哥哥眼中柔弱的水光激起了嗜虐的情绪。他大声地说道:“沈巍,一万年了,你还不死心吧,我知道你又要给我讲那些大道理,恕难从命,我觉得自己很好。昆仑死了,他就是被自己愚蠢作死的,而你却念念不忘!哈哈哈哈……太可笑了!”

沈巍错愕的听着这个癫狂的笑声,他真的听不下去了,理智还告诉他,他的退让和崩溃只能让夜尊更加疯狂,因此他必须收起他脆弱的情绪。可是心痛的无法自已。他终究还是支持不下去,跌跌撞撞丢盔卸甲的走出了大封之地。

后来,沈巍仍旧前来,他来了之后经常什么也不说,就是坐在台子上,静静地陪着他。直到赵云澜的出现。

十一、梦醒后你真的出现了

夜尊猛地惊醒,大梦一场,他不知自己又睡了多久。他只知道一切都结束了。梦虽醒,可是接下来那些残忍却并未结束。

后来的发展一如他所料,沈巍又一次爱上了赵云澜,君子端方,温柔克制的大学教授,又一次深深地陷到了幽默风趣、死皮赖脸的赵处手里,留下他一个人,怒不可遏。丧心病狂的毁灭之路重启了,多么可笑!

哥哥,也许我真的该放手了。

我早该知道,也许我们真的太不一样了,我们之间的鸿沟太多,而且越来越深,你我的双生就像是一体两面,你端方温润、自持克制;而我却飞扬不羁、唯我独尊。你能够忍受负重天下艰难前行,而我却只是想和你一起相知相守。我是你的弟弟,你是我的哥哥;你那样一个守礼的人,到死也不知道其实自己的弟弟对你竟然有这样的感情吧!

是我错了,爱你恋你,一开始就是我的执念,我原本就不应该强求于你,我最应该做的就是远远地看着你,甚至对你退避三舍。

既然上天留给我一条命,那么就让我把心头血还给你吧!也许我唯一能做的就是这样了。

……

 

五年后的一天。

 

林巍来到了封城中央图书馆看书,这天天气很不错,阳光明媚。他习惯性的用手扶了一下自己的眼睛,悄声无息的路过凝神看书的人们,嘴角一抹沁人的微笑,清清浅浅却惑人心魄。虽悄无声息,所到之处却受到了众多目光的追随。

他看上去真的太年轻了,可能只有二十出头;穿一身质地精良、剪裁修身的黑西装,露出白衬衣翻开的领口,这么看上去很有些清瘦。

他没打领带,全身装束就黑白两色,但并不让人觉得沉闷严肃;相反他头发又黑,肤色又白,色调十分素淡调和,清隽文雅的感觉扑面而来。

林巍径直走到了图书馆最里面的那一列古籍区,正准备挑选一本书坐在临窗的座位研读,却瞥见那里早已有人占据。

柔和的阳光、微风撩起的帘幕后面坐着一个满头银发的人,因为角度的原因,只能看到他的头发和一小部分侧脸。

似乎是一个年龄很大的老人,可是他身上的装束却不像一个老人。

林巍不禁眯起了眼,细细的看去,才发现这人一身挺拔的深蓝休闲西服,脖间围着范斯哲的方巾,添了几分儒雅,淡色系长裤配一双软底皮鞋,显得有些闲散,夺目的白发是非正式的凌乱,衬得他那一身正装居然意外地合拍,哪是一位银发老人呀?分明是十足的翩翩佳公子。

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视线,闲闲的扭过头,一瞬间,两个人都愣住了,一模一样的面容,完全不一样的气质。那人脸上的神色还没有收起之时,俊美明朗中带着那么一股特别的邪气,扑面的蛊惑气质是东方独有的神秘,此时看着他却震惊中带着痛楚。哪怕只是一瞬,他的心却也被牵丝的线勒住了一般,极恸的凛了一下。

林巍也蒙了,从来没有听说过自己有一个哥哥或者弟弟,但是那般相像的面容,那样适合的年纪,不是双生子又是什么?

他不由自主的走过去,而那个人却受到惊吓似的往后撤了撤。林巍也意识到了自己的不请自来有多么唐突,他还从未如此失态。他垂落的眼睫纤长在柔光里颤了颤,右耳涌上了一抹绯色,声音却温润柔和,有恰到好处的低沉:“对不起,请你见谅,刚才失态了。”他的脚步就顿在了那里。他彬彬有礼的为这位熟悉的陌生人留下了独立的私人空间,并不等着他回答,而是看着他的眼睛微微颔了颔首,轻轻的退出了。

夜尊终于松开了自己血淋淋的手,

“巍,你真的活过来了!可是我却要远离,我原本就只是想远远地看着你罢了。”

他梦呓般的对自己说:“我该走了,确实应该走了。”可是瘦削的下颌和颤抖的肩膀却透露出他此时惶然无措的情绪,嘴唇上淡淡的血色也消失殆尽,呈现出不健康的病态。他毫无知觉的慢慢起身,慢慢地踱着步子,给人一种身不由己的留恋的感觉。失神的走出了图书馆的大门。

他不知道,林巍也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里看着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满头的银发太过夺目,即便是颓然的,也有一种扣人心弦的美。

他到底是谁?林巍在心里问道。那样一个肖似的面孔,太难以磨灭了。


评论(14)

热度(18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