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七)【澜巍】【夜巍】极其暧昧的一章

十二、重新认识一下

林巍开车应邀出席的宾客中有一些政界名流和当地富商,詹姆斯李,为了初次便能赢得他的好感,打算亲自替他引见几位。詹姆斯李引荐的这位据说相当优秀,年纪轻轻就要去斯坦福攻读博士后,当然,这也不过是引荐人miss章在上一个越洋电话中粗略的概述後才获悉的内容。可能是她想让这位清高的教授能到时稍微对别人表示些敬意,她的担心完全是多余了。他是那样的温柔克制、有礼有节。

冷餐会是个私人聚会,安排的大都是双方亲友及与詹姆斯有直接生意往来的客人,气氛相当融洽。miss章光彩照人,丝毫看不出她已近知天命的年纪,她一脸灿烂笑容地走过来,对他眨眨眼,由衷的说:“你这身深黑礼服,不知迷倒多少在场的小姐们,记得把握机会噢。”

林巍嘴角上扬,忽视场内向他投来的那些惊羡目光:“miss章,今天不是相亲酒会。”他的眼神清越却透着一股恰如其分的骄傲,更衬得他端方如玉、优雅高贵。

“小巍,看你表现喽。”她轻声说了句,笑著把林巍带到詹姆士面前。

“林巍真是一表人材。”詹姆士并不是一个糟老头,他风采仍旧,眼神犀利,处世低调,此时他的眼神却震了一震,随即恢复平静,“章院士常常向我提起你,你一直是她的骄傲。”

 

“李伯伯,很荣幸。”林巍与他握手,“以后还请您多指教。”

“来来,这是我女儿李昀。”詹姆士也迫不及待把女儿介绍给林巍以示抗衡,“你们一定会有话题。阿昀,这是林巍。”

一个美丽高挑,光芒四射的女孩儿回过头来,有一对超出她实际年纪的成熟美眸:“你好,久仰大名了。”她不无夸张地说了句,林巍淡淡笑了笑,她稍稍有些脸红。

“爸,那位你引荐的贵宾在哪儿?”

“刚刚还在台上弹了一曲巴赫,转身就不见人影了。”

詹姆斯倒是很开朗:“我让他去换礼服去了,这孩子在国外待得太久,穿衣风格太随便,我也拿他没办法,林巍啊,将来要你费心开导一下。”话是这麽说,但语气中透著股满意,不过,费心开导可能就是指日后他要来斯坦福的事。

他们边说就边走到了后花园里,林巍站在花园中央,欣赏起满目的淡雅来。“詹姆斯,你到底想干嘛?”一个声音把林巍拉回现实,他转过头,四目相交,对面的人的震惊不比他小。

说实话,来人真的随性夸张,如此场合,竟然穿了一个普通的白衫,但也许是他出众的身材,这件敞着领口的休闲衫竟如此卓然,他看起来有种特别的性感,带着一类纯粹的诱惑,纤尘不染的繁华。

一模一样的面容,两个人错愕过后不约而同的望向詹姆斯。后者无奈的挑挑眉,“我也是第一次看到你们长得这么像的两个人。哦忘记介绍了,这位是林巍,斯坦福最年轻的院士,目前研究生物进化理论最权威的科学家。林巍,这位就是夜瑾,全球AI行业协会最年轻的首席设计师,当然,他还是跨国集团特菲提尼公司的总裁。我想,你们两个,一个研究生命进化,一个研究人工智能,会有很多话题吧。”

“幸会!”

“幸会!”

两人交握的瞬间,彼此温热的触感瞬间将二人都灼伤了一般。林巍有种感觉,好像夜瑾到了他面前,气势就会自然的收敛。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林巍觉得夜瑾始终有种想逃离的感觉。他的面色有种苍白的感觉,这跟他劲瘦性感的身材相比非常的矛盾,好像是有什么东西强行的从这具年轻的身体里抽取精气一样。

“难道?……不会的。”林巍随即否认了自己的猜测,不知怎么回事,他不想对他产生不好的联想和猜测,难道是因为长的太像的缘故。

“你好,夜瑾,我现在在封城的斯坦福当教授,听詹姆斯说你要去读博士后对吗?”

“是的,下个月就要去了。”夜瑾沉默而简言。这跟他的气质太不符合了。林巍并没有因此而觉得他失礼。

“到时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你尽管call我!”

“多谢。”……

林巍一时无言以对,过了好一会,他才低声说:“你可真是……”

   真是什么,他没说完,尾音化在了一声轻而又轻的叹息里。

   夜瑾的肩膀几不可闻的颤了一下,而后他略显尴尬的递过一个名片,“这是我的联系方式。”

林巍笑了笑,双手接过名片:“客气了,这是我的,请笑纳”。

两人的交谈就在这尴尬的氛围中,迅速的结束了。

十三、命运的交错

聚会结束后,两人就默契的没有了交集。仿佛一切都没有发生似的。直到那个紧急的越洋电话。   

“喂,你好,詹姆斯,有什么事吗?”

“林巍吗?抱歉,事情有些紧急,因此叨扰了。你还记得夜瑾吗?他现在在斯坦福那边遇到了不小的麻烦,需要你帮忙处理一下,不知你是否方便?”

“没关系的,您说吧,他现在的地点,电话。我马上过去,具体情况我去了再了解。”

“谢谢你林巍,你这样干脆而仁慈。他现在在圣伦斯医院”

“过奖,您放心吧,我会尽我所能。”

“谢谢。”

  三十分钟之后,林巍出现在医院前台登记处,查到了夜瑾的名字,护士对其情况似乎还知根知底。

“他现在怎麽样?”林巍的语气不经意地流露了些意外的急迫。

“您是夜先生家属?”

“呃……”

“他虽是地星人,但被利器刺伤肺部,刚做完手术,已脱离了生命危险,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 

“夜先生见义勇为,追赶一名抢劫犯,结果对方有三个同伙,还携有利器……”

对林巍来说,这个理由还真是──新奇。一个跨国集团的总裁,AI行业顶级设计师,竟然还是一个见义勇为的英雄。

病房内,林巍一眼望见夜瑾,他安静地躺著,散乱的衣扣,凌乱的银发,紧抿的嘴唇,俊逸的面部轮廓。此刻因为安静倒流露出几分忧郁优雅的气息来。由於失血过多,他除去邪气和不羁,他整个人因为折翼的白布而显得异常柔和颓废。

夜瑾,为什麽每一次你都要我看到不同的你?多面手也有真实面,那你的哪一面是真的?

他感觉到视线的侵扰,缓缓抬头向林巍这边看过来,微微一怔,又立即恢复一副平静的表情。

林巍却丝毫没有介意他的无礼,只轻轻替他掖了掖被子,静静的坐在他的身侧,看着呼吸机和输液的情况。

夜瑾动了动嘴唇,话还没有出口,却被林巍示意。“你好好休息,伤口太深不要讲话,我什么也不做,在这儿陪着你。放心。”

 他穿一件薄而宽松的浅灰羊毛衫,应该是非常柔软的质地,领口露出一点深陷的锁骨,显得清瘦而休闲。配着他柔和低沉的声音,竟意外的让夜瑾生出了浓浓的睡意,他终于阖上了双眸,沉沉的睡去。

林巍却没有闲着,他认真的观察着输液的情况,静静的看着夜瑾的睡颜,陷入了沉思。这样一个人,真的和自己没有纠葛吗?为什么他的眼神总是一触即离呢?还有那因失血而青白的脸色,让他没来由的心痛。真的太奇怪了。夜瑾于他来说,是一个神秘的存在。能让他产生好奇心的人,真的太稀有了。

半夜,夜瑾发起了高热,而且开始咳嗽,因为肺部受伤的原因,他咳中带着血沫,夜瑾躺在软和雪白的枕头上,脑子昏昏沉沉,高烧造成的晕眩让他注意力非常涣散。他努力的睁开眼睛,看着林巍熬得微红的眼角,那片氤氲的水光蓄满了担忧的情绪,微微皱起的眉头,紧泯的嘴唇,在透明的眼镜片后斜斜地看过来的模样,让人觉得如此清隽端方,温润如玉。“哥哥!”夜瑾迷迷糊糊地喊出了这一句,就沉沉的睡去了。留下林巍错愕的表情和激荡的心绪。

一晚上,他感到有人不断地在给他轻轻擦拭着额头,手心和脖颈,还有偶尔咳嗽渗血的嘴角,他模模糊糊记起了那人是谁。猛的惊醒,发现林巍正看着他惊愕中带着迷茫的眼睛,睿智清明的双眸在镜片后面眨了眨,微微勾起的唇角,有点调皮和戏谑,连英俊的眉毛都弯出了好看的弧度,“你醒了?感觉好些吗?”声音依旧温和,却因为熬夜而带了一丝沙哑。

夜瑾轻轻的点点头。

“谢谢。”

“嗯。”

他接受了,夜瑾的眼睛亮了亮。虽然只是接受一个简单的致谢,但是夜瑾却如获至宝,沈巍,或者说是嵬,也是这样回应他。他的哥哥知道自己的骄傲,不愿平白受人恩惠,每次他说“谢谢”,哥哥就从不客气,而是回答“嗯。”简简单单的一个字,却平复了他的尴尬与羞赧。

“你现在情况不太好,我在这里陪着你,詹姆斯说他已经通知了你的管家,会尽快派人过来,我的工作你也不要担心,这一周我刚好没课。”

这一番话说得真挚诚恳,考虑的面面俱到。还是一如既往地的细致入微,温和体贴呀,哥哥!

夜瑾难得如此直白的看着他,那眼神极深极远,黑沉沉的,他的表情像是怀念,像是克制,含着某种呼之欲出的眷恋……又仿佛包含着某种深沉的痛苦。

林巍也愣住了。他的面颊浮起一层薄薄的浅红,嘴唇微微张着,细腻柔润的泛着水泽;眼中水光粼粼,透着惊讶与困惑。他突然意识到了这一刻流动的暧昧,眼睫在光线中羞赧的垂落,细长的颈子矜持的弯出好看的弧度,精致的下颌微微含起。一抹嫩红的绯色从耳尖到脖颈悄然的升起。他似乎意识到这样的羞涩有点不妥,习惯性的用手扶了扶眼睛,复又抬起头来目光灼灼的与夜瑾对视。

面对这样的沈巍,夜尊突然就有些把持不住,好像在他已经心灰意冷举手投降的心中燃起了一簇小火苗,把他的心燃的又麻又酥又难以形容,夜尊几乎难以自控,他竭尽全力压住从骨髓深处蹿起的亢奋,然而并不起多少作用。

他呼吸发沉,只觉得热血一阵阵往下涌……

两人都感到无比的尴尬,林巍率先起身,“我去给你接点水。”他晃晃悠悠的走出去,却忘了带水壶。

林巍捂着自己的心脏,错愕的不知道如何形容,他的自控力、平静无波的情绪,在那一刻,全化成了空气中最不安稳的躁动因子,随灼热的气流消弥无痕。

“我怎么了?”


后记:嗯,工作繁忙,更得会比较慢,而且热度一般吧,也没有太大更的动力,慢慢来吧,实在是精力有限。

还有,现在虽然是夜巍,可是谁知道呢?其实我很想写成红玫瑰与白玫瑰的感觉,不知道各位会不会打我。

最后,到底谁能抱得美人归,还真是说不定哟。

 

评论(6)

热度(1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