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十)【澜巍】【夜巍】

十六、沈巍还是沈巍吗?
沈巍无奈的笑了一下,赵云澜这个人,真的拿他没办法。
他来到龙城特调处报道的第二天,热心的赵处就举家搬迁到了他的隔壁,这让他很惊讶。原来赵处这么有钱呀!因为他所在的是龙城的高端别墅区。可是他不知道,赵云澜恨不得把特调处一众的棺材本都搜刮了一遍,心疼的龇牙咧嘴。赵云澜心里忍不住吐槽: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呢,十年前的沈教授就够款爷儿了,搞的他天天像个蹭吃蹭喝的小白脸,现在情况更是雪上加霜,经济地位决定谁上谁下的话,……赵云澜抹了一把脸。
赵云澜将车子停在这个靠山的花园外面,刚往大门口走了几步,就见沈巍正俯身给花浇水,从肩到背再到狭窄的腰,以至于微微翘起的臀部,形成了一道弯曲优美的曲线。因为衬衣和长裤质地轻薄柔软,半透明的衣料里,若隐若现的看到那诱人的腰臀和修长的腿。
    赵云澜的视线停顿在了那上面,连棒棒糖也忘了嚼。静静欣赏了好一会儿如花美眷图,他才扯着嗓子喊道:
“沈教授,早啊!”沈巍蓦的回头,眼底含着流动的水光,有些错愕,但还是弯起嘴角,轻轻颔首到“赵处,你也好早!”赵云澜自来熟的打开花园的门,“沈教授,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请多多关照啊!”
“额,你是住在隔壁吗?”沈巍轻轻挑了一下眉,表示询问。
“你放心,沈教授,我知道你还没有恢复记忆。你不要有压力嘛,做自己就好,我们就当重新认识一下啦!”他眨眨眼,接着说:“不过革命感情要尽早培养嘛,以后我要是常来骚扰你,你不会介意吧。”他眼中带着三分顽皮一分调笑,沈巍看着不觉笑出声来:“赵云澜,你真是……”
“真是”什么,他没说完,尾音化在了一声轻而又轻的叹息里。
真是玲珑剔透,洞悉人心?还真是开门见山,干脆坦诚?也许这两者兼有,他这一句话回答了沈巍所有的顾虑和疑问,还毫不遮掩的亮明了自己的目的和态度。
沈巍对他的磊落和大胆有三分好感、三分惊讶、三分无奈,剩下还有一分说不清道不明的宠溺,化在了那一声轻而又轻的叹息里。他当然了解他们曾经的关系,他这样认真细致的人,对那份二十多页的简介看了不下十遍,又多方搜集了很多一手的资料,知道眼前这个人对自己有多特别和重要,他不知道如何与他相处,以什么样的方式相处,以什么样的分寸相处,然而这人就堂而皇之的以一种最直接最快捷的方式解决了这些问题。
“赵云澜,你真的让我很惊讶。”沈巍在内心说道。
百转千回的心思只在一瞬间。
“乐意奉陪。”沈巍答到。
两个人相视一笑。沈巍目光潋滟,清亮无比,映的赵云澜的心都晃了一晃。你终于回来了,沈巍!
   赵云澜克制着自己的目光不要太热切赤.裸,轻咳一声说:“沈教授。”
“你看我,真是失礼!请跟我来。”沈巍示意他。
他跟着沈巍走了几步,发现对方的脚步很轻,木拖鞋踩在石头板上,居然一点声音都没有。
  他又把目光移到四周——
  树干笔挺,枝叶繁茂的树木错落地种在园内,巧妙地从各个方向遮掩住花园的外墙,但树与树的间距又不至于小到影响主人的视线。
他们走上木台阶,推门后先看见的是一个宽敞的大厅。这个大厅的材质和外头一样,墙壁与地板都由木头铺成,家具也是竹木居多。
径直来到了靠窗的一侧后,发现那里竟然有一处溪水,溪水自碎石上泊泊流淌,在溪流旁放有石桌石凳,石桌上摆着围棋盘,上面散落着黑白子,组成一局残局。在石桌下方几步,一个小小的烧水火炉就搁在溪边,旁边还起了一个不高的石台,石台上零散地摆放着荷叶形的茶壶和茶杯,其中一个放在最外边的茶杯里,还残留着一点澄清的茶液。
赵云澜在心中默默的吐槽,这好穿越呀,好像回到了一万年前!
  沈巍和赵云澜盘膝坐在溪水边,用从庭院的石井中——这个居然不是摆设用的!赵云澜看着沈巍动手摇水上来的时候眼睛差点掉下来——打起来的水泡茶。
  片刻之后,沈巍淡淡一笑,拿起杯盖撇去上端茶末。然后提起茶壶,倒一杯给赵云澜:“赵处尝尝。”
“沈教授这里真是清雅脱俗,我那里比起来真的是阳春白雪和下里巴人的差距呢!”
“赵处说笑了,你也不要拘谨,我以前也经常出去野游,风餐露宿的也没有什么讲究。”
“那就好。”赵云澜面上嘻嘻笑,心里却疯狂弹幕:你就睁着眼睛说瞎话吧,沈巍!
两个人坐在那里慢慢的喝茶,对于天天正餐都是泡面的赵云澜来说,简直是一种煎熬。好在他皮厚,看不出来尴尬的情绪。沈巍却把自己戏谑的情绪掩在了镜片之后,赵云澜,看着你手脚无处放的感觉还是蛮好玩的。
     一壶茶喝的是一个兴趣盎然,一个清淡无味。两个人都能感觉到,也许很多性情和习惯都跟以前还是不一样了。

……

接下来的两个月,赵云澜没事儿就借着好邻居的名义去沈巍那里随便坐坐,即便是他不习惯,也都从头到尾赖到底,他还是没来由的自来熟,没事儿胡诌的本事越发长进,两个人的话题先前总是一筹莫展,到后来却总是渐入佳境,有问有答。沈巍静静地听着、看着,就会让赵云澜莫名的感到温馨,他自己也知道,现在的沈巍毕竟没有恢复记忆,和以前的沈巍并不是同一个人,可是人总是情难自已的,他偶尔也控制不住,看他的时候也在透过面前的他去凝望另一个人。

评论

热度(1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