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十一)【澜巍】【夜巍】正式虐巍巍了

十七、沈巍,看到你流血,就是在剜我的心!
所谓危机就是契机,赵云澜原本是不信的,直到那件事之后。
那天晚上天黑的格外的早,赵云澜也难得下班的早。他又想起了沈巍熬的汤,肚里的馋虫又冒出来了,今天沈巍答应了他要煲汤。得赶紧去。
夜色沉沉的,初秋的寒气袭来,赵云澜竟然觉得有一点冷,他搓搓手,心想今晚的汤真的应景,就加快脚步来到沈巍的花园,花园的门照例为他留了一个小缝,他习以为常的推开就径直往里走。
“沈巍!”
屋里静悄悄的,竟然没有人应。赵云澜以为沈巍正在做饭,就自来熟的又跑到厨房。柔和的灯光下,小灶上白烟缈缈,果然煮着一罐奶白色香气袭人的汤,里面炖化了的鱼头、鲜嫩的冬笋、肥美的香菇、雪白的豆腐,半点油星没有,在小火上咕噜噜泛出诱人的气泡。旁边半瓶盖香醋,几滴麻油,又切了根嫩嫩的小葱撒进去,雪白晶莹的瓷碗就在桌案上静悄悄的等着,屋里暖香扑鼻,勾的赵云澜食指大动,真的好饿呀!可是沈巍去哪儿了呢?
他直觉的有点不太对劲,心就好像被掐了一下,疼的特别诡异剧烈。他野兽般灵敏的直觉告诉他,沈巍可能出事了。
他跌跌撞撞的跑到楼上,看着黑黢黢的房间,那里的门半掩着,他突然就觉得冷汗瞬间涌出了毛孔。他一步一步的走近,轻轻推开卧室的门,光滑的地板上,一个幽暗中白色的身影像小猫般蜷缩着微微发着抖。
“沈巍!”赵云澜扑过去,一把捞起了在冰冷的地板上躺着的人儿。他太大意了,他忘了,现在的沈巍已经不是那个杀伐决断的黑袍使,那次大战之后,他的黑能量已经耗费殆尽了。这几个月里,他能感觉到沈巍身上还是存在异能,可是这个异能却像一个熟睡的宠物,温柔的蜷缩在这具稍显单薄的身体里。不能给他以任何的保护。
    沈巍嘴里被强行塞进一团布条,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来,因为缺氧和挣扎而面色泛红,眼角洇着水光。赵云澜一把将布条揪出来,感紧给他顺气。
    沈巍有些怔忪的看着他,强烈的情绪冲击又使得他的目光非常亮,他的端方如玉终于裂了一个缺口,眼底汪着水,看上去反而有种屈辱、狼狈和勾人糅杂起来的感觉。
  
    赵云澜给他顺气的时候才发现,沈巍的鬓发、脖颈、后背完全被冷汗浸透,湿得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的嘴角流着血,屈辱和痛苦为他平添了一种难以言喻的、病态的诱惑力,赵云澜盯着他,心里一阵又一阵的发紧。他知道现在他什么都不能问,最重要是安抚他脆弱的情绪。
半昏迷状态的沈巍嘴角微动,赵云澜赶紧凑到那鲜血淋漓的嘴唇边。
    “云澜……”
    那声音喊着他的名字,带着一丝哀求:
    “我……好疼……云澜……”
    仿佛心里某个遥远而隐秘的地方被狠狠触动了一下,刹那间赵云澜没有动作,也没有任何表情,只维持着那个姿势。
    光影中,空气里的浮尘缓缓回落,他似乎又回到过去褪了色的岁月里,陈旧的光影中渐渐浮现出那个总是充满了期待,又小心翼翼的沈巍。
    ——他总是站在自己身后半步远的地方,就像一道沉默温柔的虚影。
    此刻的他却如此的虚弱,滴血的嘴唇,撕扯着他的心。
他一把将沈巍抱起,逃离这个犯罪现场,怀里的人这么轻,他抱着他径直上了三楼小小的书房里,将他放在雪白的床上,嘴角的红更加鲜艳瑰丽。
赵云澜什么也没做,他陪着他一起躺在了雪白的棉被里,用自己的温热将他包裹,沈巍实在是累极,支撑不住沉沉的睡去。黑夜里,只留下赵云澜一个人,眸子在黑夜里极黑极亮。

   

评论(24)

热度(2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