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十五)【澜巍】【夜巍】虐面面又要开始了

二十一、哥哥
夜晚的山风带着一丝寒凉。
20:05分。夜尊在发动车子的时候看了一眼手机。
距离沈巍下课离开这里十一分钟,时间紧急。
他没有打车灯,转动方向盘将单独停放的汽车驶向下山的公路,几分钟内,就把速度跑上120迈。
他在这里等待着那个幕后的黑手,几个月来,他动用了几乎全部的资源来调查,可是对方极其狡猾,线索一个个被切断,即便是这样,夜尊也通过蛛丝马迹发现了幕后黑手的下一步动向,他不敢大意。因为牵涉到沈巍,他赌不起,因此他决定亲自前来,至少要解决这次危机。
一座远离市区竣工不久的山庄,恰巧提前回家的大学教授,——黑夜,没有行人的盘山公路,一侧是陡峭山崖。布的好局!可是,我不会让你得逞的。
    夜尊做完最好的安排,而后如猎人一般静静等待。
三个环山圈,两个,一个半……夜尊开车的速度还在慢慢攀升。从敞开的车窗刮入的劲风让他微微眯了眼,前方的景色在高速行驶下又没有车灯的情况下,逐渐模糊成一团团灰黑色块。
如果是我,我会选择在哪一个路段?
山路的上半段,中段,或者——在即将开到山底,最放松的那一圈盘山公路?
夜尊并不能确定。
他能不动声色地做好一个圈套,能凭借对沈巍的了解掌握他的速度与行程,却不能猜到  隐藏在暗处的人的最终选择。也正是这份不确定,让他行驶的速度越来越快。
三千米,两千四,一千八。
山路已经走完一半。
一千二,九百,七百。
四分之三的路程。
又是一个转弯,他终于看见了沈巍白色的车,一霎那间,一辆灰白色的渣土车鬼魅一般的从一侧山路突然冲出,眼见就要撞上沈巍。这一刹那,夜尊什么都没想,车离弦一般飞出,一声巨响夹杂着山风的尖啸,他直直的撞上了这辆灰白色渣土车的侧面。这架特殊改装过的汽车采用的制造机甲的特殊材料,即便如此,冲击力也让夜尊脆弱的心脏受到极大的冲击,他喷出一口殷红的血。电光火石间,他瞥见而这条道路前方几百米的位置,另一辆同样的大型车辆正从数百米外的位置直直朝沈巍的驾驶座冲去,行驶速度至少冲上了150迈!
表盘的指针一瞬间转到底部,夜尊在对面大型车辆撞到沈巍之前抢先冲到白色的车子旁,然后猛地向左打死方向盘,整辆车蓦然向左甩起,尾部重重撞在渣土车的左前轮上!
驾驶车子的司机下意识朝右打了一下方向盘。
剧烈的碰撞和瞬间踩下的刹车产生的作用力把夜尊重重掼到车门上。第一时刻的麻木过后,如蚂蚁爬咬的酸刺感遍布夜尊半个身子。他压根没有理会,余光从右侧后视镜中一瞥见对方车轮转向,也不在乎自己车子的严重打滑,右手松开方向盘就车座下一探,就抽出一把抢来,
  
“砰!砰!砰!”
接连三枪,一枪对准驾驶室,两枪对准距离他不到一米的左前车轮。
大车立刻失去控制,朝右前方冲出一段距离后就重重撞上道路的绿化带。
夜尊又转头去看先前冲向沈巍的渣土车,却发现之前还抵住的渣土车看情况不好,早就倒退出去,开出好一段路程了。
他没有理会,用力推开车门,下车朝停在路边的大车走去。开车的司机也从冲撞中醒过神来,连滚带爬地从向内一侧的车门下来,慌慌张张朝黑黝黝的天香山方向跑去。
夜尊就站在原地,朝前方的人影开枪点射,一下,两下。
寂静的公路上,两声枪响远远传开,往山里头奔跑的男人惨叫一声,捂着腿摔倒在地。
夜尊这才走向跑出十几米的男人,也不说话,抬脚把还在挣扎站起来的男人踹翻在地。
半人高的杂草丛里,男人哆嗦得都能听见他牙齿碰撞的声音:“车速太快,我没看见,我不是故意……”
“是吗?”夜尊笑了一下,踩住男人的肩膀,看一眼对方满是鲜血的左腿,举枪对准他的右手臂。
   “砰!”
第六颗子弹。
他提着不住惨叫与咒骂,痛得几乎瘫成一团泥的男人的衣领,将对方拖回大车旁,抓住头发就将他的脑袋朝脚踏板撞去。
一下,两下,三下。
惨叫陡然拔高,男人剧烈地挣扎起来。夜尊眼也不抬,继续抓着男人的头发,将他的脑袋重重往脚踏板上掼。
四下,五下,六下。
随着撞击的次数,挣扎和叫喊变得微弱,再完全消失。夜尊这才松开手,让已经神志迷糊的男人滑落到公路上。
接着,他带这满身的血腥味转身向沈巍的车子走去,发现对方已经快步的向他走来,两人目光相触的一刹那,无数的情感迸发得无处可藏。他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有多么冷酷和狼狈,他只看到沈巍满满的都是心痛和忧急,“哥哥。”沈巍一把将他扶住,“你不要说话,你还在流血。”夜尊抬起苍白如雪的下颌,勉力的忍着剧痛的几乎爆裂的心脏,冷静的说,“没关系,哥哥,等我处理完。”
他掏出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两声等待音刚过,电话就被接了起来,恭敬的男音响起来:“老板,您请吩咐。”
“找一辆救护车到凝香山这里,我出车祸了。再带一队人过来检查现场,不要太多,我开了枪。”夜尊说。
接电话的男人冷汗刷地就下来了:“我明白了!十五分钟内一定到达!”
夜尊直接挂了电话,拿起手机再拨了一个号码。
“喂,这里有一个人,你马上把他带回去,别让他死了,撬开他的嘴,时间要快,我的耐心已经用完了。另外,找到汽车牌号是清H1963的灰白色渣土车,那个司机的相貌我已经用针孔高清摄像器拍摄下来了,马上到信息库比对,我两天之内要见到他本人,就这样吧。”
他收起眼中的厉色,回望向眼前这个心心念念的人:黑暗中他轻轻站在那里,眼中有星辰大海,鬓发落在脸颊边,反衬得头发更加柔黑,而皮肤又更加素白;灯影下他睫毛上水珠未干,微红的眼角,满眼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情愫在水光粼粼的眼中翻滚着,压抑又奔腾,在月光中映出了非常细碎微渺的光。
“哥哥,一会儿我会让管家护送你回去,你放心,一切照旧的生活,不必忧心,我会处理的,有什么消息我第一时间告诉你。”
他的心脏一阵阵的剧痛,好像被揉碎了,血肉模糊地被糊在了薄弱的胸腔里,外表完好无损,里面却早已破败不堪。他平静无波的声音如此飘渺,就仿佛是虚空里的回音。他不敢再抬头看眼前的人,步履坚定的往回走,再不回头。
他知道沈巍和赵云澜在一起,他知道他们俩目前温馨的日常。他只能远离,只能装作什么都不知道。不再介入他的任何生活,这具外表强悍实则破败的身躯,已经快要走到了极限。又何必再有什么牵扯。除了工作上需要合作以外,其实沈巍完全不需要他。这次危机也许是他们最后的联系。

评论(16)

热度(1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