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十六)【澜巍】【夜巍】有“车”慎入

二十二、我爱你,沈巍
一双修长细腻的手紧紧握住他颤抖的右手,紧接着后背传来温热的触感,温暖的鼻息扑在他的耳边,“别走,弟弟!”
“别离开我!”身后的声音无比的脆弱。
他颤抖着错愕的回头,看到了他从未见过的沈巍。那个沉静如神祇一般的男人,镜片后清澈的双眸里蓄满了泪水,微蹙的眉,纤长的轻颤的眼睫,还有微微褪去血色的嘴唇。他退去了自己所有的骄傲和固执,把自己的虚弱和仓惶暴露在夜尊面前,任他拒绝和践踏。
那一刻夜尊觉得自己所有的冰冷都崩塌了,连血肉模糊的心也冲破了脆弱的胸腔,“哥哥!你还要我吗?”
“要!”坚定的下颌泪水涟涟。“我们回家!”
所有的万物都失色,在亲情的面前,再多的坚冰和不解都比不上无条件的接受和守护。
……

沈巍轻轻挽起衬衣袖子,用酒精轻轻擦拭他肩膀的伤处。柔和的灯光映射出夜尊俊美的容颜,他裸.着上半身,莹润的肌肤下覆着遒劲又不夸张的肌肉,像一只蓄势待发的豹,危险又高雅。移动手臂的时候,沈巍突然看到了他左胸上非常清淡的几乎看不见密密麻麻的白色的小点,那一瞬间他的灵魂都凝冻了。别人也许根本注意不到这些,但是对于亲历过剧痛上万年的沈巍来说,他骗不了自己。那一刹那他所有的疑惑都昭然若揭,为什么他会重新复活。即便是现有的生物进化技术,也不可能做到死而复生。何况他本来就是无魂无魄之人,怎么会重生之后还记得原来的一切,虽然这记忆不完整,但是都潜伏在他的灵魂深处。唯有一种可能,那就是至亲之人的心头血,才有可能爆发如此奇异的力量,召唤他已经散到虚空里的灵性和血肉。只是当时他为了救夜尊,每月三滴心头血就用了一万年之久,那么五年前甚至十年前他从死亡的那一刻起,这短短的十年,要想复活他的灵魂血肉,这个至亲之人又用了多大的代价呢?
他的泪汹涌的流出来,觉得无地自容,更觉得承受不起。如果说十年前他还没有看出夜尊对自己的感情,那么联想那一次的凝望,他这么多年若即若离的别扭的情感,还有这无怨无悔的心头血。如果他再自欺欺人的说这就是单纯的亲情,简直就是无耻至极。
“哥哥!你怎么了?”沈巍默不作声,夜尊觉察出了不对,他轻轻的捏了捏沈巍的脸,心下一惊,猛地扳过来,只见他整张脸凉浸浸的,全是水,泪水流的太急,沈巍因为强行压抑的关系气管抽搐,在急剧倒气。他立刻跨坐在他身上给她他不断的按摩眼周、鼻翼穴道,那口哽住的气总算是从胸腔里呼出来了。
“哥哥!”夜尊突然知道了沈巍为何悲痛。他哽住自己的气息,沙哑的说道:“没事了,都过去了,哥哥。”
沈巍的嘴唇颤抖着,被压在夜尊的身下,显得楚楚可怜,他却完全没有自觉,他的心神完全还在刚刚的认知上面,他极轻极轻吐出了一句话:“弟弟,你爱我吗?”那句话虽是询问,但是语气却如此的笃定。那平日清越沉静的眼眸却霎时间又蓄满了无数动人的深情的眼泪,从他绯红的眼角流至莹白的耳垂,没入精致的锁骨。
夜尊突然觉得他真的压抑不下去了,他的恐惧,他的委屈,他的不甘,他的无奈,他的奔腾的欲望,都随着这一句轻飘飘的问话而全部释放。
他觉得大脑里轰的一下就着了火。强烈的刺.激和渴.望.迅速将他整个人烧了起来,他甚至都来不及想一想,直接就把怀里的人按.倒在床上,疯.狂地亲.吻.摩.挲,恨不得把对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怀里去。
他第一次产生触电般战.栗和刺.激的感觉。不知不觉就加深了这个吻,在沈巍柔软的口腔中攻城略地、来回扫荡,火热的唇.舌如同就此融化在一起,连牙齿和上颚都被无情地舔.舐和侵.略。
    他化身成了真正的豹,跨坐到他身上,把他白色的衬衣扒至了肩头。灯光下那白皙紧致的皮.肉和流畅优美的身体线条就像带着勾.人的光泽一般,让夜尊急促呼吸着。
然后,他就看到了那双泫然欲泣,温柔静默却不敢置信的惊愕的眼睛。
“沈巍,”他沙哑着嗓音低沉的说道。
“这就是我的答案。”
“你被吓到了吧!我的哥哥”
他压抑着自己快要迸出的心脏和沉重的呼吸。目光灼灼的望着沈巍。看见他红透的耳根,羞赧的无处躲闪的眼睛。捧起他的脸,深情的说:你不知道你把我折磨成了什么样,哥哥!你还在这样挑战我,还这样的不负责!
一滴清泪从他的眼底滑落,“哥哥,我爱你!”
沈巍却好像完全没弄清情况,眼神怔忪而又水光粼粼,几乎能让人活活溺死在里面。
夜尊不敢再呆在这儿。他径直的起身,准备离去。
“不要走,给我些时间,让我想想。”
夜尊的心情如过山车般起了又落,落了又起。他含着惊喜的声音颤抖的答道:我不会逼你,不要把我看作洪.水.猛.兽。
“我去冲冲凉!”
“好!”
清俊的身影微不可查的颤了一下,绯色的耳根成了红的滴血的颜色。
夜尊知道他不能再逼他了,拿了换洗的睡衣就走进了洗漱间。留下沉默的沈巍怔忪发愣。

评论(26)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