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十七)【澜巍】【夜巍】御弟之术哪家强?

二十三、孺慕深情何所系?
也许是太累了吧,也许是因为终于回到了家。夜尊那晚竟然睡的很熟,前所未有的酣畅,一睁眼就是黎明即起,晨光乍现。
浮光中睁开惺忪的睡眼,他才意识到,现在他的身边真的有了哥哥。在这漫长的日子里,他一直在内心盼望着这一天,就这样简简单单在一起的日子,亲人不必分离,爱意也从未老去。
突然之间,他不敢打开卧室的门,怕这一切只是梦境。他花了半个多小时才走出房门,只见沈巍正站在厨房里准备早餐。
    他穿着一身白衬衣,衬衣袖子随便卷到手肘,正弯腰从冰箱里拿出一盒鸡蛋。这个姿势让他微微翘起的臀部和两条长腿非常明显,他听见身后的脚步声,回过头来,一双眼睛星光斑驳,盈盈闪闪,有珠玉般的光华。看到他来,忽而一笑,光彩夺目又温雅含蓄,带着点矜持和羞涩。
他不由得快步走去,从背后抱住他,温热的交颈吐息,“哥哥,是你吗?我不是在做梦对不对?”。怀里的温热是如此的真实,稍稍有一些紧绷,可还是放松下来轻抚他的鬓发和后背:“弟弟,我在!”
一句话,跨越千山万水,跨越爱恨生死,带着虔诚的包容和释怀,为了他而来。
夜尊眼中含泪,这一刻的他不再是万人膜拜的王,也不是冷情凶狠的恶,他只是那个不知所措,无依无靠,找不到哥哥的面面。
林鸟声烂漫,袅烟色皆空。
晨光乍现的屋子里,两个人就着这个姿势,谁也没再说话也没有动,静默有时能比言语更显暧昧,夜尊刚要抽回手来,却被沈巍轻轻握住,他一个怔愣,抬眼对上沈巍的眼睛,那双眼睛宁静悠远,水光流动,混杂着彷徨和期待,正认真的凝望着自己,夜尊感觉自己的心像是瞬间化成了水,轻柔的荡漾,许久,沈巍悠悠的说道,
  “弟弟,你对我的感情,我接到了。昨日我想了一夜,并不觉得你做的有什么不对,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情深。我明白那种说不清放不下的感觉。这么多年你很辛苦吧!从未宣之于口,带着复杂、愤怒又无地自容的心情面对这个一无所知,理所应当的哥哥。”
“哥!”夜尊只觉得脸颊全是泪,他想过千万种哥哥对他的回应,却从未想过自己的哥哥会如此的真诚、宽容和灵透。什么叫做灵魂的救赎?夜尊这一刻终于知道。这种被至亲至爱之人深刻理解,无条件接受的爱既是天堂。那是欲望无法企及的高点,是对于心灵的救赎和体贴。即便是将来哥哥不选择他又如何?选不选择是一回事,起码他接受了,他回应了,他不带任何指责和轻视的接受了。这已足够!
这世上能够救赎夜尊的,唯有沈巍!这世上能够无条件接受和爱夜尊的,也唯有沈巍!这种爱,丝毫不比爱情肤浅,甚至要比爱情更加纯粹伟大。因为他是血脉至亲,他是一体双生,他是独一无二的哥哥,沈巍!
沈巍的手指轻轻划过他浸满泪水的下颌,用了他从未有过的低沉和温柔说到:“我想了很久,也许兄弟的身份并不应该成为阻隔爱的理由,虽说我现在内心也很惴惴不安,惶然无措。但是如果仅仅因为你是我弟弟,就以此来断了你的念想和希望,未免太高高在上,不近人情了。所有的道德,原本就是应该站在理解和疏导人性的基础上,而非不分青红皂白压抑所有的欲望。”
他顿了顿,认真的对夜尊说:“我会认真考虑你的感情,我们可以试一试,但是不必心急,既然接受了,那就放下过往的一切执念,从现在开始。还有,我不能欺骗你,在我的心里,还有一个人,他比你来得早,我对他,也有过去的执念,还有当下的情感,你明白吗?”
夜尊点点头,他目光灼灼的看着沈巍,没有丝毫的不满和戾气。
“我接受,哥哥!给我机会,我会把握的,我不会强求,不论最后结果如何,我们都达成君子约定。”
桌上的小米粥软糯的咕咕的滚着,雪白的豆腐和柔滑的海带泾渭分明的发着亮,还有放在桌上等着脱胎换骨的鸡蛋。一切都是那么美好!
“想吃太阳蛋吗?”沈巍笑着问道。
“五分熟,哥哥!”夜尊弯着嘴角。
“稍等”
“我去放置碗筷,明天早上我给你做早饭如何?”
“好!”
命运就是这样奇妙,万年暗室,一灯即起,我心光明!
哥哥,谢谢你,重新帮我点亮心灯!还有,我不会轻易输给赵云澜那个家伙的!😏

评论(10)

热度(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