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二十三)【澜巍】【夜巍】声东击西

二十七、声东击西
就在赵云澜和沈巍在飞机上闭目养神之际,封城接连发生了几件大事,媒体表示:这消息是要爆呀!安道尔公司估计要完!
第一件事就是封城警方连夜对安道尔公司的部分企业进行查封,据说涉及到毒品交易和洗钱。动作雷霆万钧、一气呵成,跟以前拖拖拉拉、半推半就的状态完全不一样。知情人士表示:这是上头的旨意,估计安道尔公司得罪了高层了!
第二件事情则是一件小事引起的连环反应。起因就是因为一个小小的疫苗事件。一个小诊所里用了安道尔集团下属企业生产的流感疫苗,谁知道竟然一命呜呼了。而恰巧这个孩子的舅舅就是传媒界的,他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一时间各大媒体和平台都争相报道。安道尔公司的公关系统也突然崩溃了似的,好像被黑了,所有的枪手的联系资料都被清空,关键时候竟然找不到任何枪手,这是要完。公司时间迅速炒热,已经惊动了国家领导:要求药品监管部门对安道尔公司所有生物制剂的销售和生产渠道进行彻查,并且在调查完结之前不得进行任何药品的销售生产。这对于公司来说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打击,在目前特菲迪尼公司在机甲领域领先的情况下,安道尔公司的机甲生产订单已经大幅度减少,能够支撑公司运转的主要是生物公司领域。这一招无疑是釜底抽薪!知情人士表示:特菲迪尼公司玩得一手好牌呀!
第三件事更是吸人眼球,内容确实相当热闹。阿瑟.李突然被爆有多个情人,并且私生子就多达五个!这对于一个未婚的跨国集团总裁来说,无疑是个丑闻。一个生活极其糜烂的集团领导人,却宣称要让更多人过上有尊严、更完美的幸福生活?这不是开玩笑吗?不负责任的爸爸和情人,会对公益事业和全民幸福有多少敬畏和真诚?真的令人质疑。
而所有新闻的主角——阿瑟.李,此时正阴郁的坐在沙发上把玩一个石头:“夜尊,你为了哥哥真的太拼了,想把我玩死?不得不说,暂时是你赢了!但是你放心,只要我还活着,你就不会高枕无忧!还有,你那个宝贝哥哥,我还有更好的游戏等着他呢,我要让你为了他求我,主动爬上我的床,生下我的孩子!你的一切都是我的!”
……
当两把喷火龙从内部开始喧嚣的时候,这个安道尔生化公司在封城的据点顿时乱了套。所有的防御设备都是针对外面强攻的固定设计,从来没有想过还有人能够从内部瓦解他们的防守。不过想想也是,这个黑道起家的“公司”拥有强悍的武器和军队,从来都认为把这个据点设计得跟一个钢铁堡垒一样,就无坚不摧,但根本就没有想过越坚固的堡垒越脆弱的,反而是内部核心。
沈巍和赵云澜再来之前就对这里的形势进行了预估,他们了解到,这里的所在不仅仅有研究人员,更主要是他们是整个安道尔集团的黑道总部。几乎百分之七十的特工与杀手都聚集在这里。因此,决战和杀戮在所难免,在战争面前,没有生命的怜惜,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两个人从“帕格尼尼中心”废弃的一楼开始进行地毯式射杀,即便有反应过来的特工对他们进行阻拦,身手也完全不是这两个人的任何一个人对手。直到他们冲上二楼的时候,他们才成功地组织起一定的有效防御,但效果也仅仅只是“一定”,因为当对方某颗不长眼的子弹在沈巍的手臂上带出一溜血珠的时候,赵云澜就发标了。
赵云澜越是愤怒的时候,眼睛就越亮,额角虽然不断有汗水流下来却丝毫也不会影响他战斗的判断,沈巍不止一次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从子弹的间缝隙当中穿过去。一开始还以为有些人就是天生走运,然后才发现根本不是。这个笑起来痞痞的男人只一眼就大致算出了各个阻击位置和开枪速度,而他抢的就是他们开枪的间隙,快速行动加上一流的战斗判断力还有强大的火力,当然,还有沈巍这里绝对可以信任的背后掩护,赵云澜完全就像战神附体。几乎一抬手就是一条人命,每次转移一个位置的结果就是对方的防御彻底被摧毁,首尾不接顾此失彼。这才是真正的天生的“特种高手”!
沈巍的脑海里突然跳出这样一个概念,而与此同时,又不知道为什么自己的心里竟然升出一股浓浓的骄傲的感觉。但随即又被自己打压下去。手稳稳地扶着机枪,最新研发的子弹的爆头效果不错,一枪就可以彻底解决一个人而且绝无后顾之忧,眼看着这一路的对手一个个倒在枪下,沈巍猛地眉头一皱,一种危机感油然跳出,当下想也不想地扑身上去一把把赵云澜压倒,然后一道暗黑的光芒随着诡异的“嗖”一声,拐着弯险险从沈巍的背上掠过,赫然是忍者惯用的匕首!
沈巍反应过来之后第一反应就是运用异能,时间紧急,他来不及多想,手间萤光乍现,他就用尽全力向对方的致命拍去。眼看着那个忍者就如同血袋一样撒了一地,筋骨都化了。
也许是太久没用过异能了,沈巍只觉得血气上涌,本来就瓷白的脸色更是白得透明一样,单薄的胸膛不住起伏,胸口堵得太过闷痛,他再也忍不住地一拳捶在自己胸口,然后一口堵在胸肺间的鲜血径自喷射出来。
赵云澜刚刚就怪自己大意了,而等那冰冷的鲜血飞溅到自己的脸上,从来不知道“恐惧”为何物的他顿时被铺天盖地的惶恐淹没掉,“小巍,你不要吓我!你快先歇歇!……”
“没关系,云澜,我没事的!”
“不行,你先休息一下,一会儿再说!”接下来基本上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屠杀,赵云澜跟开挂了一样,愈战愈勇,杀人杀得手都麻了。
一楼二楼搜索了个遍,除了死人再也没有其他,但是地下室的入口在那里还是毫无头绪。这个时候,远处却已经隐隐传来警车的汽笛声。“我X”赵云澜稍稍拉开一点窗帘朝窗户外面看了一眼,“该他们出现的时候从来不出现,现在倒巴巴地跑得个快!”然后转头问深深皱着眉头的沈巍,“你怎么看?”怎么看?现在的做法当然应该是立刻撤!但是已经走到了这里,叫他怎么甘心?沈巍猛地一咬牙,“再搜一遍就走。”赵云澜一摆手,“我左你右。”接着便伸手敲打起墙壁墙角。沈巍则走到另一边,一面敲打一面仔细察看墙壁。过了约摸两分钟的时间,赵云澜猛地低呼一声,“这里了!”一枪托砸在一块褪色的墙纸污迹上,只听得“当”一声响,墙中间顿时出现一道门,随着门的打开,赫然是一座小小的电梯。
沈巍略顿了顿便跨步进去轻轻跃起,赵云澜也随即进去了。狭小的空间内,两个人挨得很近,赵云澜一低头恰好看见沈巍衬衣的领口松开,白皙的肌肤,纤细的锁骨合着他脖子完美的线条一起收拢入衬衣的内里。那股淡淡的魂牵梦萦的冷凝的香气就这样钻入他的鼻孔,身体猛地就从心底里烧出一把熊熊大火,一瞬间周围的气温都被他牵动着升高了几度。沈巍本能地感觉不对,一转头却正好对上周天赐几乎喷出热焰来的眼睛,不由皱眉问道:“怎么了?”赵云澜嘴里只能喃喃道:“没什么!”但两个人的身体紧紧贴在一起,就算赵云澜再怎么说“没什么”,沈巍也很快就知道了是“有什么”,一张雪白的脸不知是气的还是羞的,一片嫣然粉色顿时从脖子升了上来。“这你总不能怪我,”“这是本能反应,跟尊不尊敬你可完全一点关系都没有……”沈巍咬了咬牙,“闭嘴!”
然后电梯门打开,一阵子弹雨就从外面扫了进来,顿时硝烟弥漫,但好不容易浪费掉了上百颗子弹,开枪的人才发现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可是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两把轻机枪从电梯的顶部垂了下来,然后两条颀长的身影迅速地落下来。下来就是一阵地毯式的扫射,本来一心守在电梯口正前方打算来个瓮中捉鳖的狙击手顿时全部被放倒。赵云澜用胳膊肘撞一下沈巍,两人心意相通,下一刻就背靠着背侧步跨出电梯,各自横扫左右两侧,当者披靡……100发的弹鼓眨眼耗尽,而这时候电梯门口的地下室内除了他们两个已经再也没有其他站着的活人。两人这才有机会细看地形,这里应该就是实验室的核心,先进的电子设备和一系列的识别技术,让他们即使是打退了所有敌人,也无法迅速进入。时间很紧迫。沈巍决定动用异能,赵云澜看出了他的意图,伸手阻止了。他拿出自己的平板,噼里啪啦的输入程序,沈巍一看就只知道他要黑掉这个系统,但是他也有些担心。没想到过了不到三分钟,啪的一声,实验室的大门就为他们打开。里面已经空无一人,但是这里面分门别类的放着几百种制剂,那个制剂是沈巍需要的那一种呢?还有,其他的相关数据对他们的研究会不会有帮助呢?赵云澜正在疑惑,就见沈巍快速浏览着上面的化学方程式,那速度,和他看监控录像的速度有得一拼,不仅感慨果然是术业有专攻呀。很快,沈巍就找到了那种制剂,还找到了相关的很多资料和制剂。
赵云澜却只是关注着沈巍那管被抽走的血,到底用到了什么地方,也许是第六感吧,赵云澜看到高处有一个毫不起眼的小格子里隐隐有他想要的东西,鬼使神差的就伸手打开,“龇”,原来旁边还有一些小齿,划了赵云澜一下,留下一点血珠,可是下一刻,他就看到了那管血——沈巍的血。他不过自己手上的血珠,一把抓住了那管血,得意的向回头看他的沈巍晃了晃,一滴血顺着晃动流淌过他刚刚划破的皮肤,他也丝毫未觉。
两个人拿到东西后迅速的离开,整个过程,在赵处长的专业指导下,都做的了无痕迹,脚印,伪装,带着的无痕手套等等。
这是一次堪称完美的作战。他们两人相视一笑,有多久了?那样淡然的作为战友的相视一笑?好久远!原来,我们都成长了,岁月给予我们的不仅是无尽的等待和孤独,更重要的是我们从不放弃的自我的成长,今日的你我,比往日的我们更优秀,更光彩夺目。我们原来一直那么和谐和同步,这怎么能不是羁绊呢?
     一路上,两个人都在默默的回味,刚刚带给彼此的震撼和自豪,还有那无比的默契和疼惜。两个人一起将制剂和设备都送回了实验室和特调处,就匆匆的回到了龙城的家中,确切的说是沈巍的家。
    一进门,赵云澜就将沈巍抵在了墙壁上,他身上似乎带着一股勾$人的甜$香,唇舌火热欲$罢不能,赵云澜觉得大脑里轰的一下就着了火。强烈的刺$激和渴望迅速将他整个人烧了起来,他甚至都来不及想一想,直接就把怀里的人按倒在地,疯$狂地亲$吻$摩$挲,恨不得把对方整个人都揉进自己怀里去。
    那真是饥$渴到了极致的感觉,其他任何事情都不重要了,不存在了,所有感官都被$侵$犯的欲$望占满。
而沈巍呢?那难以言说的炽$烈,带著久违的战$栗冲刷过大脑,他被彻底击中了,心里有些刺痛,那忠实的动情促使他抛开犹疑回$吻赵云澜,感觉从试探到狂$热的席卷也不过几秒钟的工夫,忘了周围,忘了时间,忘了正要去做什么,忘了一切……
  直到粗$喘着凝望彼此,他那烧一般的眼神带著轻$狂的执拗和了然,表情似乎比以往更成熟些了,有种强烈的侵$略气息,优美的唇悄悄慢慢擦过沈巍的耳际滑入锁骨,引来陌生的颤动,幸亏沈巍及时在危险处喊停,而他修长的手指已经插入沈巍的发间轻扯,发出占有的讯号。
     “云澜,对不起,再给我些时间!”
     “巍,我想问你,你到底要为了弟弟妥协到什么时候?难道感情的发展不是自然而然吗?你心中的公平就不能少一点吗?在爱情里有绝对的公平吗?你是不是觉得可怜他,可是我呢?小巍?”
    “云澜,对不起,你别逼我,我真的退无可退了。给我一些时间。”
“给你一些时间?让他有机可乘,让你有机会爱上他?让我们迸发已久的感情冷却,然后再去发现新的感情有多美好?我想$要你,小巍,可是我却一次次的忍了下来,可是到底什么时候你能给我答案?会不会给我的答案就是永久的溃败?”
“云澜?!”沈巍眼睛红彤彤的。
“你不敢给我承诺对吧!你这样个性深沉的一个人,怎么可能轻易的承诺?你接下来就要去夜尊那里了吧!去那里提取关键元素和治疗对吧?我在这里等着你回来。”
赵云澜说完就走了,这一次头也不回。他很失望吧,他很心凉吧!我真的不可饶恕对吧!
谁告诉我,该怎么办?怎么样做才能真正的正确!对不起云澜,对不起!我真的爱你,可是我已经承诺他了,我的弟弟,给我时间,好吗?我很残忍!对不起!对不起!可是你知道吗?这个制剂的副作用,也许比你想象的要快,   
    那天晚上沈巍流了很多血,他用冷水浸透毛巾捂着嘴,鲜血却还是源源不断的涌出来,甚至有些反呛进口腔来不及吞咽,咳得一毛巾都是星星点点的血沫。
    我一定很难看吧,他想。
    幸亏没有给云澜看见。
    真的是太难看了……
 
他坐在黑暗的卧室里剧烈呛咳,那一刻突然特别想见赵云澜,哪怕是听听他的声音也好。然而他一遍遍拨打赵云澜的电话,却一遍遍被转到语音信箱,机械电子声在浓墨般的夜色中回荡扭曲,就像一个讽刺的笑话。

评论(11)

热度(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