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二十四)【澜巍】【夜巍】爱情就是一个选择题

二十八、银汉迢迢暗渡

 

沈巍走了,赵云澜没有料到沈巍走的如此匆忙。第二天临上班之前,赵云澜去敲了敲沈巍家的门,没有人应声。他拿出备用钥匙打开门,里面空无一人,却有一点淡淡的血腥味。这让他心头猛地一紧,他昨天拒接了沈巍二十多个电话,一直闷头喝的大醉。是不是沈巍出了什么事?他当时只是一心愤怒加绝望的离开,却忘了在战场上沈巍刚刚吐过血,而且最近情况非常不稳。他越想越后怕,打开各个房门看了一遍,沈巍走了。屋内也很干净,没有任何血液的存在。他看到桌上有一封信:

云澜,我走了。对不起,让你如此的伤心和失望。给我一些时间,不会太久的,我会给你一个答案的。——沈巍

赵云澜苦涩的笑了,沈巍啊沈巍,你总是这样惜字如金。昨天晚上你给我一遍遍打电话的时候,你在想什么呢?你做的如此不露痕迹,难道我就不会猜出你的病情恶化了吗?我也许真的做错了,我应该再细心一点,发现你当时的情况,而不是义愤填膺的离去。我是爱你的,我会失望,但是只要还未绝望,我就会一直等下去。

他想了想,还是觉得要给沈巍打个电话。出乎意料的是沈巍的电话竟然关机了。也许是在飞机上吧!赵云澜自我安慰道。

真正的情况是,夜尊直接把沈巍的手机关机了。夜尊现在心里满是伤痛。看着哥哥如此虚弱的模样,他的心都碎了。

还记得当时他听到电话里沈巍近乎无力的求救声:“弟弟,救我。”瞬间感觉自己的身体都冷了。当他急急忙忙乘坐星际航舰来到他身边时,打开门的那一幕让他骇然的要死去。

满目的鲜血,躺在血中央奄奄一息的沈巍,被血浸成红色的衬衣,苍白如纸的脸色,他痛苦的像只怕冷的小猫一样绻曲着,让人又心疼又可怜。他视若珍宝的哥哥,被折磨成这个样子,而前二十四小时还在一起并肩作战的赵云澜,却不知所踪,留下他一个人,在这里生死不知!

夜尊觉得心里的那一把火把自己烧红了眼!赵云澜,你这个混蛋!你不配得到他的爱情!你把他所有的付出都视为理所应当,可是你真正为他考虑过多少?又真正帮到他多少?

夜尊让手下把所有的内室都打扫干净,他知道哥哥爱干净,也知道哥哥不想让赵云澜看到这副样子,那好吧!那就让他一点也觉察不到吧!今后你的脆弱和无助,都交给我!我会护你周全!

夜尊带着沈巍乘星际航舰先行一步赶到了封城,而沈巍和赵云澜取回的制剂和资料,则由手下的人出示沈巍的寄存证件来进行提取。

现在的沈巍,已经被送去了ICU进行专业的治疗,不论如何,他的病情不能再严重下去了,医者不自医。纵使他现在再专业,在这样的身体条件下,也很难进行高难度的实验,夜尊挑选了他团队中最优秀的几位生物化学专家,来先行对制剂进行研究。希望能尽快找到破解之法,特别是导致哥哥身体机能出现如此大的损害的关键因素,必须要尽快找到。其他的一切,都先暂缓。

……

沈巍醒来已经是一周之后了,他的身体极度的虚弱。醒来的瞬间,他看到了夜尊带着胡茬的俊脸。他的眼底都布满了血丝,看上去很疲惫。看到沈巍睁眼的瞬间,夜尊真的第一次感谢上苍,让自己的哥哥能够醒过来。他轻轻地抚摸着哥哥的头发,温柔的对他说:“哥哥,不要着急,一切都会好的,你想知道的一切,我都会慢慢告诉你的!不着急!”

……

赵云澜等了很久,也没有等到沈巍的电话,他给沈巍打电话,也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这让他很焦躁,他知道自己应该呆在这里,不去打扰沈巍和他弟弟培养感情,这是他和夜尊不成文的约定,但是他真的很担心沈巍的身体,自从上次一别,他杳无音讯,赵云澜觉得自己都快疯了。每一天都是煎熬。

沈巍在夜尊的悉心照料下,慢慢的病情已经稳定了。初步的原因已经查明:该制剂正是十年前帕格尼尼中心实验的性别进化工程中的实验制剂,不过据专家初步判断,这管制剂是改良版的,副作用和后遗症都不会像起初的那么大,但是它的化学方程式配比仍然不尽人意,有许多潜在的危险。这令夜尊很焦心。

沈巍听说了之后,不顾夜尊的反对,坚持要亲自对此项目进行试验。

“弟弟,现在只有尽快研究出这种不稳定制剂的中和剂,才是最终的解决办法。在这方面,我想谁都比不上我的亲力亲为,当然,我会注意休息和保护自己的。要不然,你监督我好不好?”

“哥哥!”

“相信我!弟弟”

……

第二天,夜尊就把差不多整个医院都搬到了实验室附近。沈巍也正是进入实验室开始科学研究。

沈巍在进入实验室之前,用自己的手机给赵云澜打了电话,夜尊已经把所有赵云澜的通话记录都删了,当赵云澜接起电话的那一刻,两个人都意外的沉默了。最后还是赵云澜先开口:

“对不起,沈巍!”

“对不起,云澜!”

……

“你现在怎么样?上次你晚上给我打电话被我挂断,是我不对,我该死!你是不是吐了很多血,小巍?你这段时间好些了没有?”

“云澜,我没有怪你,我没事了云澜,那一晚上我确实有些不舒服,可是并不是很严重,但是,夜尊他很担心,直接把我接到了封城,时间太紧急也没有同你告别。”

“只要你没事就好,那管制剂有什么最新的发现吗?”赵云澜问道。

“我简单的跟你说一下吧……下一步我准备尽快的研究出它的中和试剂,这也许是唯一的解决办法。”

“你一个人能行吗?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吗?”赵云澜多么希望自己能够稍微懂一些生物科技方面的知识,哪怕是能为沈巍做一碗饭也好。可是他无奈的发现,原来这个时候,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了。

“云澜,我只要偶尔和你打打电话就好了,你相信我,我会照顾好自己的。”

……

电话持续了整整一个多小时,沈巍和赵云澜自己也没有想到,他们竟然都是话痨。最终还是因为时间的关系,不得不依依不舍的话别,但是内心的恐惧和焦虑却也随之消散。

爱情就是有这种神奇的力量,也许真的为对方做不了什么,可是彼此的存在本身就是对对方最大的慰藉。

 

二十九、兄弟的有爱日常?

 

夜尊觉得这是人生当中最幸福的一段日子。哥哥就在身边!每天都可以去接哥哥上下班。夜尊最近专门跟着营养师学习做了料理。因为哥哥目前特殊的情况,他很细心的找来营养师针对沈巍的情况拟定了专门的食谱。每天在忙碌的工作之余抽出一小时学做料理,竟然进步神速,做的还算有模有样。虽然还算不上色香味俱全,但是也算是秀色可餐了!

沈巍看着弟弟如此认真投入的模样,内心柔软又感动,同时他的心情也非常的复杂。赵云澜对他的质问还在耳边:如果给夜尊机会,那么他赵云澜又算什么?将一段感情冷却,同时重新开始接受另一段新的感情吗?不要说别人,对于自己的内心,能接受这样的自己吗?

如果他和赵云澜自他向夜尊承诺之后的那一晚就没有在发生任何进展,那也许还可以去安慰自己是在选择。可是缘分就是如此奇妙,他和赵云澜已经有了肌肤之亲,已经有了同生共死,已经有了温馨日常。这些情人之间该有的体验,他们已经全都有了。

直觉告诉他,他们真的很和谐。这不因为任何理智,只是一种切身的体验。一切都自然而然的发展。可是每次情到深处之时都被他无情的打断,因此才有了赵云澜愤怒的爆发。那是一种在极致的爱中爱而不得的失落和愤怒。

终于,他还是来到了弟弟身边,用对赵云澜的残酷,换取了弟弟爱情的一线生机。这就是他沈巍做的真实的选择。人心都是复杂的,这世上原本就没有所谓的绝对的公平。沈巍何其有幸,有两个爱自己的男人。沈巍何其不幸,有两个深爱自己的男人!其中一个还是自己的血脉至亲。这两个男人都如此强大,如此固执,如此深情,让他左右为难,退无可退!当局者身处其中,多么纠结难熬,又岂是他人能够体会?

不论如何,这是沈巍对弟弟的承诺,即便是要把心血淋淋的剖开,也要留出一角,给这个期盼多年的弟弟!因为从某种意义上说,面面就是沈巍的私心,无论他多么出格,内心当中对他总是有一种宠溺。这不是爱情,但是丝毫不比爱情的分量差。

沈巍沉思了良久,终于深深的叹了一口气。

给夜尊一个机会,重新认识一下自己的弟弟,不再仅仅把他当成一个孩子看待,而是当成一个独当一面的男人看待!爱不爱先不说,是该放手了!不再仅仅的把爱他当做一种责任,当做一种与生俱来的理所应当。学会依赖他,学会崇拜他,学会站在一个平等的角度去欣赏他!也许这些才是夜尊真正需要的!

这个机会很快就到来了!

……

沈巍从不知道,夜尊除了AI精英,集团总裁,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Model。

当晚的Galiano专场新装发布会作为艾利克斯时装周隆重的开幕,几乎吸引了所有主流媒体的眼球,各地名流、业界权威、设计大师、艺术家、传媒代表、资深编辑等各界人士都前来参与这场时尚盛会,而夜尊首次担纲Galiano本季新装的首席模特,在这个T型台上又是唯一的东方面孔,这自然引起了轰动效应,此次春夏季展示的主题是“神秘的青春,诱惑的天性”,夜尊震撼出场受到各方强力关注。

优雅的性感,天真的放浪,白皙又性感的身体充满力量和诱惑,神秘的气质忧郁的眼神夹杂著青春的萌动,深黑的双眸略过全场,王者般的气势令众人不能逼视,所到之处闪光灯迷眼镁光灯聚焦,他赋予身上服饰以全新的生命力,赋予设计师最宝贵的灵感,准确地传达出这一季的灵魂──青春。

这是沈巍第一次看他做舞台焦点,冲击力太大了。他第一次正面的看待自己的弟弟,一个完全不同于他的儒雅内敛却光彩夺目的弟弟。他不再是那个什么都需要他呵护的弟弟,在他未知的领域,他早已闯出一片天地,如此夺目,如此耀眼。

谢幕时,设计师Galiano一手揽著夜尊,一手牵著女模特的手走上舞台向全场观众鞠躬致意,他的创意赢得前排评论家的一致肯定,风光无限。

沈巍起身随著人群一同鼓掌,场中有多少眼光锁定夜尊,那个耀眼的男人在几个小时前还在电话中对沈巍说:“哥哥,我又开始想你了,怎么办?”

沈巍不由地凝望着这个一直以来他宠溺的弟弟,原来他也是可以用来仰望和崇拜的!夜尊也正在凝望着沈巍。那专注的凝望透露了太多的内容,嘈杂的人群没有掩埋热烈的邀请,审视、探索、引诱、迷惑、沉溺的过程好像只有几秒,但无需要更多。沈巍的脸上,那苍促间的惊慌与羞赧一闪而过,禁忌中涌动的热望是最有力的吸引。

沈巍终于承认,如果他不是自己的弟弟,如果他没有遇到赵云澜,他真的会踏入这个名为“夜尊”的夜色中,无法自拔!然而,他不能欺骗自己,他真的很好,却已经来得晚了!他的心早已被赵云澜填满,会心动,也仅仅是心动。和那种深入骨髓的缠绵相比,这种心动来得太晚了一些。对不起,弟弟,我真的试过了,我放开了我的心,试图去接受你。然而人终究不能生活在真空中,还有,我的爱,终究还是他!

评论

热度(1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