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二十五)【澜巍】【夜巍】你到底爱不爱我


三十、你到底爱不爱我?

“哥哥,这场show,你感觉如何?”夜尊一边发动车子一边问道。
“你呈现的非常完美,弟弟!优雅、性感、神秘、高贵又野性,在场所有的人都被你的魅力折服。”沈巍真诚的看着弟弟赞美到。“你是一个真正的男人了,夜尊,也许万年以前已经是了。抱歉,我一直忽略了这一点。”
夜尊的耳朵都红了,他听着哥哥如此毫不吝啬的赞美与肯定,觉得这么多年的失落和尊严终于得到了救赎。
一个孩子的独立,也许最需要得到亲人的肯定和认同!即便是他在外人面前再高大成熟,获誉良多,也比不上至亲至爱之人对自己的肯定和认同!这是无可替代的!这些真心的崇拜和爱是人生最甜美的甘露,让自己愈发强大,愈发自信,愈发成熟,独当一面!
沈巍侧身拥抱了一下夜尊:“弟弟,哥哥真的太为你骄傲了!这些日子里,我才发现,原来现在你真的长大了,需要依赖你的人是我,照顾我的人是你,呵护我不受伤害的人也是你,原来我早已经不是你的保护神,我早已经应该真正用平等的欣赏的目光来看待你,我的双子星!也许更应该仰望和崇拜了!”
沈巍目光中有星辰大海,璀璨的像琉璃,那样深邃又那样真诚!
夜尊轻轻的捧住了沈巍的脸,深深的望着他,他似乎感到了什么。最终,在沈巍的额头上深深的一吻!可是他还是不甘心的,他的吻顺着向下慢慢的摩挲,来到了沈巍润着水泽的唇。他又深深的看了哥哥一眼,沈巍默不作声,完全没有任何胆怯或是羞赧,然而,那眼睛里有包容,有崇拜,有欣赏,就是没有心动或是邀请。
夜尊仍是不甘心,既然默认,那么他终于放开去亲吻了这期待已久的唇,从浅尝到细品,从摩挲到挑逗,那馥郁的芬芳渐渐的袭来,让夜尊原本清晰的神智变得氤氲而朦胧。不要想,不去想。这具身体是自己渴望已久的,哥哥对他的回应是如此的谨慎又真诚,可是他已经明显的感觉到,那里面独独没有的就是意乱情迷。
“怎么会?哥哥,我不甘心。”他在内心对自己说。他不再去看沈巍的眼睛,一把扯开了他幽深的领口,修长的脖颈,细腻幽深的凹陷,皙白又优雅的起伏的胸部,流畅的肩部,平直的背脊,劲瘦的腰肢……他的十指辗转徘徊,流连难返,恋恋不舍……
这一切,都是属于眼前的这个人的。他既不拒绝,也不邀请。像只待宰的羔羊一样温驯,也像无欲无求的石像一样淡定。
如果他再不知进退,又如何?这种隔空的感觉不是压抑的,而是自然而然的疏离。夜尊终于停了下来,他知道自己已经输了。
他的眼里满含泪水,终究还是不能再进一步了。
然而该抱怨吗?哥哥已经给了足够的包容与理解。该遗憾吗?自己一路走来,才越来越发现,人活一世真的不易,需要感恩和珍惜的实在是太多。机会已经争取,自己也付出了足够的努力,情敌也未曾掣肘。既然走到了这一步,那就要愿赌服输。还要问为什么吗?也许什么也不因为,一切都自然而然,身体和心灵的自由与召唤,早已说明了一切。
“哥哥!”夜尊终于抬头看向沈巍,却看见沈巍也早已泪流满面。
再多的言语已是多余。人生长恨水长东!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这世上的情有千万种,孺慕之情、怜惜之情、崇拜之情、同生共死之情、相濡以沫之情、激荡神迷之情。夜尊知道,他和哥哥,可以互相欣赏、互相崇拜、互相心动甚至同生共死,但是唯独没有相濡以沫、没有缠绵刻骨,那种深入骨髓的爱恋,靠的不仅仅是一眼万年的机缘,还有时光赠予的不可企及的厚重。难以磨灭,难以超越!
是该放下了,除了爱情,他该得到的都已圆满。哥哥的包容、哥哥的认可、哥哥的心疼、哥哥的欣赏、哥哥的崇拜、哥哥的心动、哥哥的爱怜、哥哥的纵容,还有,哥哥的气息、哥哥的拥抱、哥哥的吻、哥哥的依赖、哥哥的信任、哥哥的爱!
最后,还有哥哥的放下!
万年之中,并不是他一人放不下哥哥,哥哥也从未放下他!不知不觉中,他们还一如连体的婴儿,彼此牵绊甚至占据。
然而人终究是要长大的,人也终究是要放手的!亲人之间永不分离,亲情永在,然而终究还是要让位于亲人未来的幸福,那个相守一生、相濡以沫的爱人才是他最终的归属。对于哥哥来说是如此,对他自己来说也是如此!就让这深深的眷恋永远的埋藏在最柔软的心底,埋藏在过去的岁月里,让未来因为释怀而自由自在吧!
……
静静地,兄弟之间相处的模式已然改变,那时时撩动心弦的暧昧渐渐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极温柔又极自由的温情流动。彼此独立又相互信任,个人有个人绝对的空间又无需言语的相互信任!真正的,兄弟之间的亲情与友情。
这一次,夜尊丝毫没有任何消沉,飞扬洒脱和当断则断原是他最鲜明的个性,一旦参透,他就脱胎换骨,神采飞扬!
他凝神聚力用来对付阿瑟.李,自然让对方招架不住、节节败退;回过神来的夜尊终于意识到也许沈巍就是阿瑟.李对他最大的宣战和挑衅。还有他那毫不掩饰的挑逗的眼神,夜尊想想都觉得怒不可遏,他怎么敢?他的目标也许正是自己!这个阴险狡诈不知天高地厚的“种μ马”。阿瑟.李,你等着瞧吧!

三十一、危机又起

沈巍最近的研究又有了重大突破,其一,他已经筛选出了二十九种中和剂的基础物质,这就为下一步制剂的中和和性状的稳定提供了极其有力的保障;其二,他对该制剂的研究也有了重大进展,这个制剂是可以促成人的性别进化的,而且有极大的成功的可能性,先前的副作用与并发症只是因为制剂本身的一些缺陷和不稳定引起的,这并非不可解决。然而基于伦理的考虑,沈巍对此项技术的研究持有谨慎的态度,他决定将此项研究提交给生物研究协会,接受公众的裁定,来决定是否继续进行。
在专业医师的的照料下,沈巍的身体也渐渐的恢复了正常的机能。只是制剂本身的效用却并未因此而停滞。沈巍惊讶的发现,他的肌肤越发的细腻莹润,对气味也更加的敏感。通过对自己激素水平的监测,他也清晰地看出自己体征的一些细微的变化正在形成。他的内部生殖系统也发生了一些变化,譬如说,虽然没有检测到雌¥激¥素,但是有一种新型的激素正在快速的形成,他的体内已经开始形成一个类似于子宫之类的小小的腔体。他暂时还无法给它确切的命名,这个小小的腔体很神奇,竟然连着自己的前¥列¥腺。
说不着急是假的,但是一切的研究都需要时间,因此沈巍还是默默的接受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忙于研究,对于赵云澜倒有所疏忽。也不知道他最近如何,好想他,是该告诉他自己的决定了!估计在电话那头他又高兴的要疯了吧!
一切似乎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只不过谁都不知道。危机早已悄悄的埋伏,并渐渐地开始发酵!
赵云澜最近状态有些不好,他自嘲的想了想,可能是因为太想念沈巍了,也可能是因为他不敢想象被拒绝的后果。常常在半夜会突然惊醒,然后辗转反复难以入眠。精神也有一些萎靡。最搞笑的是有一次他赵云澜竟然喝了两杯就晕了。众人说他当时看起来完全没有醉,谈笑风生,一如平时幽默风趣,然而他竟然断片了,完全没有任何的记忆痕迹。这也真的是醉了。赵云澜摇摇头,难道是因为熟醉?不会呀,后来几次喝酒他都完全没有任何问题。赵云澜哭笑,看来真的是需要放松一下了,思想压力是无形的,纵使他再进行自我催眠,沈巍仍旧是他心里最大的放不下!
手机铃声响起,“沈巍!”赵云澜觉得自己的心跳得厉害。整整一个月了,沈巍没有打过电话,现在的他会说什么呢?
“小巍!”
“云澜!”
“你还好吗?”
“你还好吗?”
又是两个人一起。
“你的身体怎么样?小巍?”
“最近身体好多了,研究也很顺利,相信很快就会有结果了。云澜,你最近还好吗?”
“挺好的。”电话的那端,赵云澜的声音突然有些异样。
沈巍顿了顿,“云澜,我做了决定。等试验完了,我就回去,和你在一起。”
……
等了许久,也没有人应声。沈巍不知怎的,内心生出一种极细的恐惧,像针扎一样疼痛和惊愕。直觉告诉他,赵云澜出事了!
“云澜,云澜……”
电话那端一直无人应声。沈巍坐不住了,他要回去,立刻!

评论

热度(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