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二十八)【澜巍】【夜巍】再见已陌路(开虐沈巍注意避让)

三十四、再见已陌路
赵云澜看着眼前这个人,他卓然而立,不用任何锦衣华服,只是站在那里,就给人一种纯粹的、彻底的,神魂俱慑的美感。这个人,曾是他行云流水的个性中唯一的一点偏执,而现在,他还是他,却再激不起自己内心的半点涟漪。也许几个月之前他还会恨他,可是现在,爱与恨都消失,他于他而言,不过是一个不相干的陌生人。
赵云澜撇了撇嘴角,抬起脚就走,连一个眼神都没有给他,从从容容的从他身边经过,远去,不带半点留恋。
沈巍呆呆的伫立在那里,一切都如梦境一般,他总以为一万年的岁月里积累的厚重是他们无可超越的羁绊。可是如果连时光赠予的纯粹都在无知无觉间崩塌了呢?那么一切还会存在吗?如果连记忆都消失无痕,感觉都渐渐磨灭,那么恒远的感情还会存在吗?
曾经的那个赵云澜,痞帅的赵云澜,狡黠的赵云澜,迷糊的赵云澜,智勇双全的赵云澜都还在。唯一不在的,却是那个爱粘人的赵云澜,那个念念把他放在心里的赵云澜,那个包容他,保护他,同生共死都无怨无悔的赵云澜。
他至今都无法相信,赵云澜竟然丢失了两人相约未来的记忆,丢失了两人情定终身的记忆,丢失了本该回味一生的记忆。
而沈巍,却拿不出任何证据去辩驳,去解释。腹中的这个孩子也许是唯一的希望,然而他知道,现在最主要的不是自哀,而是要尽快找到原因,不能让他的病情再加重。因此,即便是他如此不把自己放在眼里,也要找到机会,抽取他的血样。
沈巍站在那里,莹莹孑立,他的身体情况很不稳定,其实离开赵云澜才短短的两个月,可是一切都翻天覆地。腹中的那点骨血,灵性很强,小小的一团,却好像感知到沈巍的情绪,撒娇似的扭了扭,就像他的另一个父亲,那样会卖乖讨巧。他的忧愁的心变得柔软起来,轻轻的抚了抚小腹以示安慰,然后才缓缓地,茫然无措的向相反的方向走去。
……
想想一个月前,当他充满期待和甜蜜的跟赵云澜打电话,听到的第一句话竟然是:
“沈巍,我们到此为止吧!”
那一瞬间,他的血都冷了。
赵云澜几乎没有给他任何辩驳的余地:“这几个月来,你对我沉默如金,我已经知道了你的选择,或许可以这样说,我受够了这些日日煎熬,夜夜待宰的日子。我明白,你的弟弟对你而言很重要,他多金又聪明,而且用自己的心头血把你救回来,他对你的爱丝毫不比我对你的差。你选择他也无可厚非。我就不劳您吊着了!也不再让你为难了。一切的一切,都到此为止吧!”电话的那头,赵云澜压抑着心痛和怨愤,自嘲的说道。
“云澜,你怎么啦?你忘了一个月前,我们……”
“一个月前?”赵云澜苦涩的弯起嘴角。
“呵!一个月前你去看夜尊走秀了吧?媒体对他都赞不绝口呢,你坐在秀场,也被你亲爱的弟弟迷得神魂颠倒了吧?”
“云澜,你胡说什么?”沈巍的心像绞作了一团,他从未想过善言善辩的赵云澜会像刀子一样捅自己的心。
“我胡说?”他低沉性感的声音此刻听起来却分外的冷漠。
“真不好意思,你的目眩神迷的表情被媒体瞬间捕捉,并且登陆了各大网站。我想装鸵鸟都不可能。当然,你这个大忙人抽时间看秀都困难,何况浏览网页呢?”
沈巍急切的想要解释,然而又突然捕捉到这里面隐隐的不正常,迷惑而又担心的问道:“云澜,你难道忘了我们一个月前……?”
“不要跟我提一个月前!”赵云澜终于收起了他的高高在上,情绪激动的声音里发着抖:“我只知道自己喝的伶仃大醉,醒来可怜兮兮的一个人躺在空无一人的屋子里,像个傻瓜一样等待着你直到现在才来的电话!”
……
沈巍已经完全懵住了,他的脑子里太多疑问和震惊:他真的忘了,忘的一干二净,为什么?到底是因为什么?那天电话里他的突然昏睡也许就是讯号,而他却被爱情冲昏了头,完全没有注意到他的任何异样!
“呵!你瞧我,沈教授,别跟我一般见识啊,我就是一个粗人。别气坏了身子,您还是要好好珍重身体。既然选择了就不要后悔,好好的过日子吧!别的话我也不说了,到此为止吧!”
“嘟……”电话那头果断的挂了,留下了沈巍一个人,眼眶红的滴血,茫然无措的站在那里。许久之后,泪水才不断从他眼眶中滚落,因为流的太急,很快就浸透了整张脸,但因为哽咽太重却连一点哭泣都发不出来。
那一夜,两个人都没有睡,东方既白时,沈巍的世界崩塌了,而赵云澜的世界却从此自由。再也不会因为沈巍而束缚自己,从此以后,这世上才有了无所畏惧,无所牵绊,了无挂碍的赵云澜!
三十五、孕育之痛
沈巍看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白的透明的几乎没有血色。下颔和侧颈上薄薄的皮肤下,淡青色的血管隐隐的透出来,竟然有了一种病弱的快要折断的美感。
恶心的感觉又一阵涌来,他不由得干呕起来,吐出来的却只有稀薄的胃液。眼角被呛的嫣红,盈盈的带着泪光。他已经被折磨的精疲力竭,连喘息都难以维系,清浅又急切的换着气息,却像快要死去。
一瞬间,他只觉得一股腥甜随着激痛直冲喉咙,紧接着一张口,哗然喷了满池的鲜血!他摇摇晃晃的想要扶住墙壁,却眼前漆黑一片,直直的向后倒下。
过了许久,他才勉力的睁开涣散的眼睛,浑身冷汗涔涔,小腹已经疼的发麻,他心有余悸的想,幸亏下面铺的地毯。他一手覆上冰凉的小腹,一手扶住墙壁想要挣扎着站起,可是却没有力气,只得躺在地上,缓缓地等着自己恢复点力气。
真的好狼狈呀!
夜尊因为和阿瑟.李的战争,已经去外地近一个月的时间了。离别前他一直嘱咐哥哥,有事一定要打电话。可是他知道,弟弟这一次,真的帮不了自己了。
因为怀孕的缘故,他不敢轻易的把最新的成果用在自己身上,只能生生的受着,想在接下来更成熟的时机再治疗。原本调养的差不多的身体,也因为怀孕而将原有的平衡打破,渐渐的又出现了很多症状。他将这些都第一时间告知了自己的研究团队和主疗医师。他们也都在尽力的帮助自己,然而最终有效的方法还是在于尽快的使用中和试剂,也就是说,孩子,最好还是不要。
沈巍痛苦的闭了眼,他怎么能不要?那是他们两个的骨血,是上天对他的悲悯。他怎么舍得让它离开?它这样可爱,这样调皮又灵动。怎么舍得?他能做的,只有尽力的维持着现有的平衡,然后,无论何种后果,都要承受。
“云澜……”他终于承受不住身心的剧痛,昏昏沉沉的躺在地上睡去。屋里的暖气也没有开,然而这些都顾不得了,也许只有在梦里,才会有那么一点点的静谧与安详吧!

评论(6)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