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二十九)【澜巍】【夜巍】高虐慎入,澜澜变渣

三十六、像个女人一样
赵云澜最近有点烦躁,不过也仅仅是有点烦躁而已。沈巍已经跟着他快一个月了。他虽然不是亦步亦趋,却总是能及时出现。这让他想起了当初的黑袍使大人。只可惜,过去的终究是过去了,再也不会有那样执着真心的赵云澜了!他已经不再在意沈巍,他跟不跟自己又何妨,想跟就跟呀,只要他不嫌累。
赵云澜来到一家很著名的高档音乐酒吧,前半晚这里刚刚举办了交谊舞大赛,而到了十一点左右,这地方又恢复本色──声色场,光鲜的人群陆续登场,气氛开始热烈起来。
  赵云澜今天把自己打扮的像个雅痞模样的公子哥,犀利的眼神、不羁的嘴角、笔挺的鼻,黑T恤衬出他一身漂亮但不夸张的肌肉,破牛仔裤裹着修长的腿,英俊的面孔让人过目不忘,极黑极亮的眼睛里又透露出狡黠和玩味来,勾的周围人的目光都不住的飘来。
    不一会儿,他就接收到一道灼人的视线,追溯到视线的主人,一位年轻的女郎朝他走过来,妆并不很浓,有种清纯的丽,很矛盾也很吸引人,高耸的胸部和完美的轮廓都在彰显这具年轻热情的肉$体有多么诱$惑,赵云澜不自觉的吹了一声口哨。
不期然的,他看到了那个隐没在人群里的单薄背影愕然的转过头来,他轻轻站在那里,鬓发落在脸颊边,反衬得头发更加柔黑,而皮肤又更加素白;灯影下他睫毛纤长,在烛火中映出了非常细碎微渺的光。他就这样毫无防备的看着这里,眼中闪着丝悲痛。赵云澜心中有丝极细的痛一闪而过,却被他刻意的忽略了。
  对方的纤纤手指大胆地抚上他的脸,挑眉道:“这样的帅哥居然一个人?
  “我在等人。”
  “怎么,她没来?” 红润的面孔表明她醉酒。
  “她已经来了。”他轻扬起嘴角。她咯咯笑起来,异常妩媚:“男人好像没有不滑头的。”看来她的脑子仍是清醒的。
  她的手缠上赵云澜的腰,算是非常温和的邀请:“唉,为什麽我总是碰上情、场、老、手。”
  “难道你不想要一个熟练的情人享受乐趣?”
她对赵云澜微微一笑,暗示意味十足。赵云澜知道自己的魅力从未减退,无论是风度、眼神、谈吐、举止都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掳获猎物,只是近年来,他对游戏性质的事情已经不再像当年那样热衷投入,也许,今晚可以破个例。
   “我想,我们可以换个地方亲热。”赵云澜揽住她带香的身体诱$惑的说。
他发誓自己真的不是要有意注意那个人,只不过被声音吸引了。
“美人,陪我喝一杯如何?”
    隔着人群远远见到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正在对着他讲话,他却毫无察觉的一直望向这里,眉眼俊秀淡雅,水波流转,怔忪间,纯净又温柔。这个人好看得就像用珠玉雕出来的,那眼神让人不能直视,因为只要目光稍触,整个心神就像要被慑去一样。
赵云澜一瞬间也愣在了那里。
“美人,往哪儿看这么专注呀?”那个男人说着就抓住了沈巍的下颌,迫着他抬起头。
“放手!”他的声音听起来有隐隐的愤怒,但是却有气无力的没有了威慑感。
那个男人有些恼怒,他不由得往后一推:你以为你是谁?脾气还挺大的!
那单薄的身影一下子撞到了茶几上,周围的好事者吹了个意味深长的口哨,美人,高冷,易推倒,简直是极品呀!场上的人的眼神看着这一幕,眸子里都涌现出了狂热,跃跃欲试的想要冲上去。
赵云澜心里暗骂:笨蛋,没事儿跟来这里,还表现的一副软弱可欺的样子,他的异能呢,他练的跆拳道呢?随便一下子这些人就嗝屁。能把人给急死!
沈巍慢慢的站起身来,脸色白的透明,冷汗濡湿了他的鬓发和额角,他微蹙着眉,想要说什么,嘴角却流下血来。嗜血的因子让这些暴$虐之徒更加欲$火难耐,眼看就要羊入虎口。赵云澜终于骂了一句:shit!抬脚就把那个禽$兽踹倒,然后一把拉住了沈巍说道:“他是我的人,为什么要看你?你算什么东西!”
那人被踹了一脚,疼的五脏六腑绞在一起,知道今天遇到了不好惹的主,一句话没说就连滚带爬的跑了。周围看好戏的和跃跃欲试的一看这架势也都识相的走了。
沈巍的嘴唇完全没有了血色,他抚上了肚子,疼的折下了腰。赵云澜看着他这副模样,有心于心不忍。他把沈巍揽在怀里放平,轻轻的抚摸他的小腹。“你这是何必?一会儿我拦个车,你打车回去吧!以后不用跟着我了,我跟你说过,我们已经结束了!”
“云澜……你扶我到角落里坐着。”
赵云澜知道他人品贵重,不愿意在这儿让别人看笑话。于是就找到刚刚那位女郎,示意她帮忙找个房间。然后就抱着沈巍过去了。
把他放在床上的时候,赵云澜才觉察到沈巍的浑身都被冷汗浸透了。他的嘴角又开始滴血。赵云澜有一种错觉,好像他随时都会死去!他压下自己可怕的想法。怎么会?听说他的研制已经成功了,还有他那爱他如命的弟弟,轮得到自己瞎操心吗?
“沈巍,你到底想干什么?”赵云澜问到。
“云澜,我说出你可能不信,你现在的身体出了点问题,我需要给你检验一下,需要抽取你的血液。”
“闭嘴!谁说我现在身体有问题,我看你是疯了!我们已经结束了沈巍,你不要再拿这些借口来接近我,我真的不想再见到你!”赵云澜有些气急败坏,等到他意识到的时候,他才看到,沈巍眼睛里快要滴出的泪水。
他心里更加的烦躁:“沈巍,你真的变了,那个杀伐决断的黑袍使到哪儿了呢?你从前从未这么软弱。像个女人一样黏缠。”
沈巍浑身一震,“像个女人一样黏缠?像个女人一样黏缠!像个女人一样黏缠……”
他突然觉得无地自容又深深厌弃,像个女人一样黏缠,像个女人一样手无缚鸡之力,像个女人一样受孕生子。
他深深的意识到,赵云澜对他的情谊已经稀薄的泛不起任何涟漪了。那么还杵在这里干什么?身子曼妙的女郎也玩味的看着他!像欣赏一只美丽可欺的尤物。
他捂住了嘴,跌跌撞撞的跑出房间,踉踉跄跄的冲出酒吧,拦下了一辆出租车,浑浑噩噩的直奔家中。一直到关上房门,他那种无地自容的心情还是如此清晰。他后知后觉的感到小腹下涌出了一股腥热,隐隐有血的味道。那个被他认为是无地自容的孩子,此刻也用这样的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抗议。他终于知道怕了,他的孩子,他的骨血,一定要保住!青白的手拨通了一个电话号码,“周医生,救救我!孩子!”他哽咽着,“请帮帮我!”我真的像个女人一样,只能求助于他人了!可是无论如何,我的孩子,我来爱你!
浑身的剧痛带着内心的悲怆让他终于支撑不住,昏死过去。

评论(21)

热度(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