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三十一)【澜巍】【夜巍】风云突变(有虐慎入,看看巍巍承受的极限)

三十九、风云突变
谁也不知道,一夕之间,风云突变。
整个世界都炸了锅,报纸、网络铺天盖地,沈巍沈教授竟然瞒着所有的人进行了一项违背伦理的科学实验,有关于性别进化的实验。目的是让男人也能像女人一样生孩子。而且最劲爆的是,沈教授首先拿自己做的实验,还怀上了弟弟的孩子!
恶心,不要脸,衣冠$禽$兽!报道上各种数据和资料都一并齐全。很多专业人士看过表示,这些报道的真实性有90%,一时间,所有的人都觉得信仰崩塌,难以置信。
群情激奋的人们要求政府要全面禁止该项研究,特菲迪尼公司的股价也瞬间跌停。
抗议的人群越聚越多,场面一度失控。
赵云澜看着这半真半假却栽赃的没边的劲爆新闻。心里烦躁的无处发泄。沈巍怀了夜尊的孩子?真的吗?即便是怀了孩子又怎么样?不伤天害理,关你屁事?他研究性别进化?滚你丫的,阿瑟.李的锅为什么要沈巍来背?沈巍那样谨慎克制的人,怎么可能在不征求民众意见的基础上偷偷研究?这分明就是栽赃陷害吗!
赵云澜想到这里,终于坐不住了,他拿上钥匙和随身的配枪就走,沈巍一个人在那里,太危险了。夜格外的黑,就像几个月前沈巍遇袭的那一晚。赵云澜越想越心悸,车猛然的飙速,希望一切还来得及!
沈巍迷迷糊糊的正在昏睡,突然一个巨大刺耳的响声将他震得神魂俱散。
有人砸玻璃,并且闯了进来。他猛地意识到了这一点,夜尊布置的保卫似乎悄无声息的不见了!现在不是追究的时候,他如此虚弱,又遭遇未知的袭击,除了逃跑,还能如何?
他挣扎着起身。此刻外面还漆黑一片,即是黎明前最黑暗的一刻,客厅此刻熄了灯光,隐约可以看出来人个子不高,一身简单的黑衣几乎融进黑暗中。沈巍再度发现一个已经快要接近房门的身影,当下一卷床上的被子塞进一个枕头,自己则握着枪闪身在门后。危机之下人的潜能是不可思议的。片刻后,房门被悄无声息的打开,一个高瘦的身影慢慢摸了进来。就在门后靠墙立着的沈巍此刻正好就在那个身影身后,微微眯起双眼,本来虚靠的身体突然爆发,一手以肘扣住来人的咽喉,一手握住枪干净利落的射向对方的胸口,悄无声息收割了一条人命。将软下来的尸体轻轻放在地上。沈巍清楚眼下他没有多少时间,外面潜伏的那个人久候不果必然会察觉不对。他当即返身打开卧室的窗户,打算从外面绕进客厅,给对方来个措手不及。不过,显然沈巍忘记了此刻他的身体不比以往,刚刚一下虽然快速,但是也是全身绷紧,力道猛烈,小腹中突袭而至的刺痛让沈巍几乎昏死过去。“唔!”额间几乎片刻就泌出冷汗,沈巍握住窗棱稳住身体,左手覆上肚子,蓦然苍白下来的脸上浮现一抹苦笑。孩子,坚持住。一下耽搁,房门再度被推开了。但没有人进来,半靠在窗台上的沈巍心头一凛,顾不得小腹中的不适,下意识往外面一坠。落地的震动却让沈巍忍耐不住轻哼了一声。小腹中本来的刺痛突然密集的爆发起来,让措手不及的沈巍起身的动作一下软了下去。垂着头,以手支着地,右手上仍旧紧紧握着枪,沈巍轻轻喘了两口气,然后深吸一口,耐着小腹的疼痛半蹲起身离开原地。
他此刻所在的地方是小花园一处灌木之中,离厨房的窗口不过三步距离,可是他却因为腹中疼痛,连起身的力气都没有。突然,一丝轻微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摩擦声传入沈巍的耳朵里,是靴子轻擦过泥地的声音,他对这种声音无比熟悉。本来虚软的身体,下意识僵硬了起来,沈巍握紧了手中的枪,额上的冷汗缓缓滑下,流进不敢眨一下的眼睛里。那丝摩擦声再没有响起,但他知道对方正在靠近中,对危险极度敏感的他,后脖子上汗毛立起,身体绷直到极点,而腹部那尖锐的疼痛也像是感受到他的紧张而躁动起来。就在沈巍整个人绷紧到极致时,心头突然闪过一丝悸动,下意识的转身,右手枪口一抬,目光中倒映进一双银光。两把匕首!
沈巍手中的枪射中了对方的手臂,挡住了其中一把,但是眼看着另一把就要进他的身体。突然之间,一声尖啸响起,本来袭来的武器软软的滑落在地。而沈巍覆在小腹的左手上也罩上一只温热的手掌,随即冒着冷汗的身体被拥进一个带着熟悉味道怀里。还没来得及想起这个味道属于谁,身体下意识感觉到安全放松了下来,紧绷的思绪霎时挣断了开来,眼前一黑,整个人软进那后来拥住他的人怀里。
……
安静的躺在床上的沈巍,脸色苍白没有一丝血色,额际满是潮湿的汗迹。白色睡衣领口微微敞开来,隐约见得清丽的锁骨和其下一片雪玉洁白。他骨骼本是纤细,如今更加凸显,数月之间,这个人竟清减若斯,他腹部有些微微的圆润,乍看之下几乎没有差别,只有摩娑之下才能感觉到一团柔软。
他的情况非常不好,赵云澜抱着他急急忙忙跑来的时候,成医生看的几乎落泪。医院里异样的目光频频传来。所有人看他就想看怪物一样,赵云澜心中极痛,这样一个霁月清风般的人,怎能轮到你们这些人来揣测置喙!
好在医院里熟识的大夫都知道沈教授的人品,大家匆忙的将人推入手术室之内,就开始了紧张的救治。赵云澜不知道自己在外面呆了多久,只记得大夫换了三波,每一波人出来的时候都是冷汗涔涔。
手术终于结束,赵云澜看着那浸染的血红的药棉和血水,几乎晕厥。沈巍无知无觉的躺在冰冷雪白的床上,那么小,那么冷,好像随时都要离开这个世界。赵云澜心中大恸,眼泪冰冷的溢出。沈巍,我不该跟你置气,即便是你不爱我,我也不能看着你这样离我而去。
放心吧,你和你的孩子都有我来守护。
……
赵云澜的心很痛,成医生告诉他,孩子暂时保住了,但是情况非常不稳定。沈巍心脉脆弱,随着胎儿成长,危险也与日俱增。眼见沈巍的嘴唇指尖泛出暗紫来,知道这是心疾发作的前兆,赵云澜心里止不住地发凉。
为什么?为什么会把自己弄得这么悲惨?是因为孩子吗?既然你那么喜欢这个孩子,我会帮你的!沈巍,即便你不再爱我,但是于你,我还是有情,终究骗不了自己的心,既然如此,就顺心而行。
……
三日。
沈巍终于微茫着醒来,长长的睫毛半掩着,朦朦胧胧的看向赵云澜,似喜非喜,似嗔非嗔,昏沉而暧昧。
赵云澜看着他,轻轻的握住纤瘦无力的手,放在自己的唇边轻轻的摩挲。“小巍,你醒了吗?要不要喝水??”那眼中蓄满了泪水,是沈巍从未见过的赵云澜。
“云澜……”
“是我,小巍,对不起!”
赵云澜将额头抵在沈巍的额头上,“我在!不论如何,我都不会再轻易离开你了!”……

评论(21)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