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三十)【澜巍】【夜巍】再见沈巍(虐的无声无息)

三十七、再见沈巍
赵云澜回来了,或者说,是最后一次来到这里。自从他和沈巍分手后,就没再回来过。这里是龙城的高级别墅区,沈教授的家就在隔壁。
赵云澜自嘲的笑笑。原本一心想做沈教授的邻居,近水楼台借机登堂入室。兜兜转转这么多波折,到头来他才明白,清冷又没有人间烟火气的地方实在不适合人堆儿里插科打诨的赵云澜,这里对他来说,实在是“高攀”了。
他后来索性就在特调处附近的街区买了一处新宅住下,自由自在,经济实惠,撸串大排档啤酒走起,实在是爽的冒泡,不知不觉三个月就过去了。今天之所以来到这里,是因为有买家想要到这里看房。赵云澜巴不得立刻卖了,卖了房子才有票子,这样他就可以还清特调处一众大大小小的“租子”了。这不,天还没大亮他就兴冲冲的驱车赶来了。
看着曾经的一草一木,说无知无觉那是假的。赵云澜心里不由得叹了口气,这栋空宅卖了之后,他与沈巍也许就再无交集了吧!一万年的相知相守,多么不易。然而既然沈巍选择了夜尊,自己就要愿赌服输。不论如何,真的不能再纠结了。
他下了车,正准备到自己的房子那儿去看看,等着买家过来。路过沈巍的花园时,他不经意的瞥了一眼。
……
只那一眼,他无羁无绊的心就久违的鲜活的跳动起来,如雷如鼓,无处可藏。他不得不承认,这世间唯有一人方能如此,让他猝不及防,一眼万年。
晨光熹微,那人卓然而立,风拂衣起,接天荷叶中现出一身繁华落尽的沉静风骨。赵云澜有些恍然,那年那日初见,他也一如今日,繁花翩跹飞舞,不及他风华半点。远远间,他微垂的长睫下隐隐可见流光熠熠。
霎那间,沈巍似有所觉,眼波流转,望向这里。在幽微的晨光中那一双眼眸清亮动人,流离着水光,细碎地璀璨着。看到是他,讶然间淡淡一笑,仿佛清风拂过,湖水微微起了涟漪,让人心荡神迷。这么样一个人,温雅沉敛却又清心俊骨,明明笑绽芳华温驯和雅,却永远站得比所有人都挺拔傲然。就是这样,自己才沉醉得无法自拔吧。
三月未见,他又如往日那样,沉静悠远,仿若那一晚黏缠的脆弱从未出现。
赵云澜还欲看他,却见他微微颔首,旋即转进屋内就消失不见了。是了,他早已是夜尊的爱人,于自己半点关系也无,何必自作多情!想到这里,赵云澜恨不得抽自己嘴巴子,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他不知道,此刻屋内,沈巍痛苦的喘息着,汗水沾湿了长长的睫毛,迷蒙了视线。他的鬓发、脖颈、后背完全被冷汗浸透,湿得就像刚从水里捞出来的一样。他一手扶着墙壁,一手按住了那团柔软,里面一阵阵翻绞痉挛的疼痛,“呃……”他终于忍不住呻吟出声。那痛几乎无法忍受,更无法忍受的是心中的悲怆。“云澜……这一次,就不再见了吧!”唇边尝到了血腥的味道,不觉间,嘴唇已被咬的出血。沈巍勉力打开桌上那个小药瓶,取出一粒色如鲜血的丸药,艰难的咽入喉中。药力散行得很快,他觉得腹中渐渐和暖起来,纠结痉挛渐渐纾解散开,心口手足却是沉沉地凉,似乎将所有的精神力气都给了腹中的宝宝,身上再无半点力气。周大夫说过服用这个药的后果,以命换命,果然是如此。
待药力稍过,沈巍就起身慢慢的回到卧房沉沉睡去。他不能再有任何奢望了,一万年已足够,没有必要再牵扯。这个病弱的身子已经到了极限,腹中的孩子也只能勉力保下。之所以来这里,不过是为了最后一点执念,完成最后的心愿。其余的,不过都是妄想罢了。
……
这厢赵云澜却一直在发呆:为什么他会回到这儿来生活?他不是已经和夜尊在一起了吗?还有,为什么那天晚上他要说自己身体出现了问题?这几个月来,好像偶尔喝的断片,其他没什么感觉呀!
他那时只是觉得沈巍也许出于愧疚和情谊要对他解释,然而他都已经知道结果了,再多的解释又有何用?他再也不是赵云澜的沈巍了,他是夜尊的沈巍。一想到这里,他的心就无可抑制的痛,不要解释,不要说对不起,不要追着我!饶了我吧,沈巍!那个时候他一心都是在躲避,什么都顾不得了。
那天晚上,他原本也是想要送他回去的,他似乎真的有些异常…脆弱,但是当他追出去的时候沈巍已经不见人影了。他也一直想给他道歉,那句话他实在是说的重了。即便是黏缠,他也是动人心魄的,只不过是他赵云澜再也承受不起罢了。
这几个月他刻意的忽略他,无视他,可是那心却也如死了一般,没有半点涟漪。日日昏昏沉沉,风流放荡却无依无靠,宛若浮萍!
然而沈巍回来了,他做完课题研究就回来了。一个人,来到龙城。这不像是一个热恋中的人的状态,还有,刚刚的一瞥,他似乎更加清瘦,虽然站得笔直,却给人一种脆弱堪折的错觉,他现在真的还好吗?赵云澜越想越焦灼,心下的不安越来越重。
进或是退?都不合适,不如按兵不动。既然如此,那就先把这个地方留下吧!自己还是要早点回去,免生是非。
赵云澜终于还是打了电话说房子暂停交易。然后就很怂的驱车逃了。沈巍这个人,就是他无解的毒药,不能轻易沾染,尿遁是唯一的解药。
三十八、一个人的日子
沈巍缓缓转醒,缓缓地起身。偌大的房子里,只有他一人。他轻抚了抚自己小腹,那里暖融融的一团柔软。他觉得心里也柔软又温暖。是该好好吃一点饭了。
他不疾不徐的起身,来到厨房里,拿出青翠的小葱,金黄的小米,圆滑的鸡蛋……细细的慢慢的做着,这就是他现在生活的日常。把自己的一日三餐吃好,把自己的研究做好。好好休息,好好保养。
不一会儿,桌上就摆满了,大青花碗里有煨熟的小米粥,一碟酱瓜一碟腐乳,烤面包像骨牌那样斜躺着,小瓷碗里装着煎鸡蛋,一旁还有小罐装的橘子酱,透出欣喜的金黄色,牛奶香浓丝滑,融融的冒着热气。氤氲中,他苍白的脸色似乎也被熏的带了一缕薄红,显出了几分生气来。
既然已时日无多,那就更要精打细算的度过。干呕还是会撕心裂肺,然而营养一定要补充。
他慢慢的咀嚼,慢慢的吞咽,安宁静谧的房间内,他无声无息又满怀感恩的吃着每一口食物,然而即便如此,胃中还是一阵翻江倒海,他仓促的起身,奔向盥洗室。跪坐在浴室冰凉的地砖上,上身伏在马桶上,面色苍白的呕着。这具身体,还是越来越不行了。即便如此,未到最后一刻,一切都不能轻易放弃。
……
收拾完一切之后,沈巍照例来到了自己的实验室,是的,在家里建立了一个设备齐全的实验室。实验台上有一管鲜红的血液样本,和一个鸽子蛋大小的血色玉珠。
是了,那个血液样本就是沈巍来到龙城的最终原因,那是赵云澜的血液样本,是成医生从赵云澜的体检样本中偷偷保留下来的。还有那个血色玉珠,正是一万年前沈巍用心头血导引来为赵云澜引魂的玉珠。也许这次,真的能用上也不一定。沈巍坐在一个垫了软垫的椅子上,开始了一天的工作。
……
中午后简单的吃饭休憩之后,沈巍来到西厢的射击房中,他现在体质特殊,身体不能做激烈的运动,然而和阿瑟.李的战争仍未结束,为了安全起见,唯一自保的技能就只有射击了。他每天都会抽出时间练习一个小时的射击,赵云澜的那句话还在耳边:“像个女人一样黏缠。”即便是身体虚弱,他也不希望自己只能成为别人的累赘。即便周围有夜尊安排的保卫,他也不能有半点懈怠的情绪。这悠悠的一口气,就是支撑他活下去的最后动力。
研究已经接近尾声了,赵云澜的失忆症终于可以治愈。血珠的神奇力量加上提纯的仙灵草原液,大脑皮层的损害终究会复原的。
沈巍心中是欣喜的:“云澜,只要你康健平顺,就好。”
……
第二天,沈巍终于完成了最后的研究。两个月来,他拖着日益衰败的身体,日日殚精竭虑,终于有了结果。他打电话给成医生,让成医生过来取走制剂。
看着沈巍消瘦的模样,成医生内心一阵难以言喻的悲痛,这个痴情的人呐,兜兜转转这么多年,却仍要单独赴死。他仍旧是那时的样子,清俊雅致,让人心折。然而十多年过去了,自己的孩子都十一岁了,他却还是孤孤单单的一个人。现在他终于有了自己的孩子,却因此要以命换命。爱人近在咫尺,却不能相守,孩子骨血相融,却未曾相见就要生死分离。成医生眼泪岑岑的看着他:“沈巍,你真的不后悔?”
他笑了笑,苦涩却坚定:“不悔!”
“成医生,云澜真的要拜托你了。”
“沈巍,为什么不去跟他说清楚?为什么要独自承受?为什么要这样刻苦自己?”成医生忍了又忍,终于忍无可忍。
“他不愿看到我的。我们之间,真的已经……”
“那是他不知道,如果他回忆起来了呢?你让他生不如死吗?”
“不会的,我已经实验过了,这个制剂可以恢复他的记忆损伤,但是如果要回忆起已经丢失的记忆,几率只有10%,他不会记起来的!”
“你又要剥夺他的记忆,你让他像傻子一样无知无觉的让最爱的人离他而去,无心无愧!你难道不知道这是多么残忍吗?”
“我只能如此了,我只能如此了……”沈巍喃喃道。
“沈教授,你太自持了。放开自己的心,去见见他吧!哪怕一次也好。即便是没有记忆,你于他来说,也是不同的!”
……
成医生看着他茫然无措的样子,于心不忍,将他扶到屋内。“好好休息一下吧!不要再想了,你现在的任务就是照顾好自己和孩子。过几天,夜尊就要来接你了吧!好好休息,等他来了,我也就放心了!”
沈巍极倦极怠,终于沉沉的睡去。成医生把门带上,悄悄的走了。
……

评论(10)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