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雅

时光予你(三十二)【澜巍】【夜巍】真相(高虐)

四十、真相
“赵处长,你过来一下。我有话对你说。”
“成医生……”
“你知道,你的记忆现在正在被无知无觉的抹去吗?”成医生定定的看着他。
“什么?”
“你是不是会偶尔觉得有一些断片的感觉?特别是在喝醉酒后?”她的眼睛笃定的望着他。
赵云澜默默的点了点头。
成医生苦涩的说:“其实你知道吗?事到如今,特调处的所有人都看出了你的反常,大家不过是为了你着想,没有跟你说过你已经患失忆症的事实。”
赵云澜难以置信的看着她。
“你看一下自己的体检报告和血液分析报告吧!上面显示你的大脑皮层因为某些化学成分的影响开始出现了不完全性记忆。也就是说,你自己会毫无察觉的忘记已经发生的事实,而且觉得理所应当。”
赵云澜哑然失笑,他心中产生了一种很不祥的预感,成医生接下来说出的话会让他崩溃。
果然,他看到了眼前这个柔弱温和的女子深深地吸了口气,眼神有着从未有过的坚定:“赵云澜,我接下来说的话都是事实,你听好了。”
“第一,沈巍怀的孩子是你的。第二,你失忆了,你忘记了你和沈巍之间的某些重要记忆,譬如说,孩子是怎么来的。”
她的脸微微的红了红。看着赵云澜愈睁愈大的眼睛和快要崩裂的表情,她心中蓦地生出一种报复的快意,继续说道:
“第三,沈巍之所以回来,日日殚精竭虑的研制解药,都是为了你,赵云澜。你知道吗?他快死了,这种结果几乎是不可逆转的。不过你放心,解药已经研制好了,他托我让你无知无觉的接受注射,慢慢的恢复大脑损伤,并且永远不会记起你们之间的某些情意。我的话说完了,现在请你配合一下,伸出胳膊,接受治疗。”
赵云澜无法形容自己的心是什么样的感觉。他像是所有的话都听懂了,又像是所有的话都未听懂,他重复了一遍又一遍,突然接收到了所有的信息。霎时间像浸入了冰冷的深海,冷的窒息。又像被架在了灼热的烈火之上,焦灼的快要喷出血去。他想告诉自己这些都是假的,但是他却隐隐的知道这些都是真的。
他顺从的伸出胳膊,看着成医生小心翼翼的从一个保险箱里取出一小管红色的像血一样的试剂,静静的注射进去。内心的悲怆终于无限的强烈起来,带着急切的情绪,汹涌的扑过来。
霎时间,大荒山主昆仑,镇魂令主赵云澜,这所有的记忆如梦如幻的从眼前飘过。十年前的那场大封之战,死去的斩魂使,重生的沈教授,他炖的酸笋老鸭汤,他的遇袭,他的欲拒还迎,他的自持,他的离去,还有……还有……还有……
心不可抑制的颤抖起来……还有……还有他到达极致后迷离的双眸,水汽中后仰的长颈,惑人心魄的喘息,极致魅惑的情态,那无法抵御的紧致……
他竟然忘了……
……
他竟然忘了……然后无视他的脆弱与鲜血,吐出最恶毒的话来折辱他。冷冻他,折磨他,无视他……
杀了我!沈巍!为什么要让我如此卑劣无知的活在这世上。你让我凭什么欠你的!你让我凭什么?欠你的!赵云澜终于抱头蹲了下去。
成医生看着几欲崩溃的赵云澜,她震惊的后退了退,沈巍,我真的不是要有意伤害他,就让我为了你自私一回吧!也许你我都没有预料到,你的心头血竟然有如此大的能量!他已经全部记起来了吧!幸好是现在,幸好你还在!
……

四十一、再见我的爱人
房间的窗帘其实是拉着的,夏日黄昏阳光却仍透过缝隙几乎洒满了整个房间,一股淡淡甜甜的香气似有若无地飘荡在空气当中,有种贴心贴肺的舒适。
赵云澜看着那人靠坐在床上,闭着眼睛,漆黑的头发衬得他的脸庞几乎透明的白皙。他穿着一身白色宽大的病号服,一双修长的手安安静静地交握着放在小腹上。阳光洒在他的床上,他微微抬着脸,似乎是在用他的脸孔感受阳光的抚慰,然而又像是藏匿在他体内的有一部分灵魂正在扑向阳光的来处,跟着光芒一起升到没有束缚的九霄云外去。
他只是这样躺着,那团白色的光芒却围绕着他,不像是白灼的阳光照在他身上,反而像是,这光就是从他的身上发出来的一样。一个男人,怎么会,美到这样的地步呢?
赵云澜痴痴的看着他,如果你真的走了,要我怎么办?这世界虽大,唯有你才是我的心乡归处。这岁月虽长,只有你才是我的缠绵隽永!没有了你,我该到哪里呢?茫茫大千世界,万古轮回,除了你在,我竟是无处可去,无处可藏,无处可生。现在,连你也要离我而去了吗?
沈巍慢慢的睁开眼睛,看见是他,一个浅浅的微笑就这样绽放出来。他的眼睛清亮柔弱,脸色苍白,双唇泛白,可是他就是这样向着自己笑出来,就像全心全意地把他自己交付出来,就像他自始至终就坐在那里等待着自己,就像生生世世他就在自己的身边,从来没有离开过……
赵云澜用手捏住鼻间,竭尽全力地控制住自己的声音,然而还是克制不住地让一滴泪水从他的眼里滑落下来。眼泪再也无法控制地汹涌而出,就像决堤的河口。
沈巍起先还是咬着唇,然而苦涩的泪水却盈满了脸颊。
赵云澜伸手珍而重之的抱住他,“我都知道了,小巍!我都记起来了,小巍!……”
相顾无言,惟有泪千行!
情到深处,心字成灰!
……

评论(16)

热度(242)